第83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83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节

  到了晚上,当孟婆再一次出现一挥手弄出来一圈帐篷后众人已经不觉得稀奇了,反而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

  有床有厚厚的被子也就算了,还有热乎乎的暖气甚至每个帐篷的洗手间还有个大浴缸,看的道长们有些傻眼。

  孟婆笑眯眯地甩了甩自己手上的符纸说道:“暖气用的是符纸加热,可以维持十个小时的取暖,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从如意观购买。”

  已经和孟婆见了好几次,玄诚子觉得大家也算是熟人(鬼)了,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孟婆,就你这种旅行装备只给如意观提供吗?如果以后我们需要可不可以和你租用?”

  “当然可以啊,吃住难题我全都可以给你们解决!说实话,以前的天界倒是有不少仙人有芥子空间,但是阴间有这个的没几个,能和你们做这个生意的只有我一个鬼了。”孟婆想到入账的金额开心的眼睛直冒光:“不过你知道我的身份特殊,陪你们出行的费用可不低,一天二十万不打折。”

  玄诚子忍不住问道:“那地府怎么办?”

  孟婆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没事,有范无咎顶着呢,一会我再给他送锅汤去!”

  地府,范无咎舀光最后一勺汤后,又将另一个装着满满孟婆汤的锅拽了过来,给排队的鬼继续盛汤。

  谢必安溜溜达达的过来,倚着奈何桥边的石碑看着他:“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听话呢?孟婆让你替班你就替班,你怎么不拒绝呢?”

  范无咎黑着脸连看都不看他,将勺子里的汤舀给投胎的鬼后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老子乐意!”

  ——

  有孟婆强大的后勤保障,贴了神行符的一行人在第四天上午到达了昆仑山山巅。这里虽然看不出哪里是西王母的住所,但是大大小小的阵法确实是一个套着一个,有的是自然形成的天然阵法,有的则是流传下来的上古阵法。

  道长们纷纷拿出罗盘、龟壳来想占卜掐算一下神之地的位置,可是罗盘乱转,卜算结果一片渺茫,还真看不出头绪来。

  简洛书从口袋里将符纸拿了出来,往下一抖两个红袍鬼从里面掉了出来。在简洛书的符纸里,两个鬼日日夜夜被琴音洗脑,现在看起来都有些像痴呆似的,两个眼睛里都是圈圈。如今红袍鬼印在魂魄里的忠心和执念已经被琴音消磨的差不多了,除了听从简洛书的命令以外两鬼已经没有其他反应了。

  简洛书将两个鬼拎了起来,轻声问道:“神之地在什么地方?”

  两个红袍鬼下意识抬起手来,指向几米外的一个上古阵法。简洛书记得红袍鬼说着个阵法必须得有神之后裔血脉的人才能打开,便将两个鬼推了过去:“将阵法打开。”

  红袍鬼听话的飘了过去,同时举起右手从体内逼出一股带着金丝的阴气,估摸这就是神之后裔特殊之处了。

  阴气在遇到空气后消散了,只有那道金丝在空中飞舞。阵法在碰触到金丝后显露了真容,宛如一个巨大的透明罩一样扣在了山巅的最高峰。

  两道金丝在围着巨大的罩子游走了一圈,最后合为一体变成了一扇金色的大门。简洛书有些意外的看了这两个红袍鬼一眼,原本以为他们是不太起眼的小喽啰,没想到他们遗传到的血脉还挺纯正的,魂魄里居然还真带着一丝神力。

  金色的大门打开了,阴气夹杂着血腥之气喷涌而出,道长们不约而同的拿手捂住了鼻子,而那两个红袍鬼则精神一振,眼睛里泛出了一些光芒。

  ——

  看到金色大门,两鬼明显精神了许多,秦思源手一挥用铁链子套住了他们,免得他们被血煞之气激醒逃脱了。

  大门里面就是所谓的神之地了,秦思源将体内的阳气收起来,常年在地府呆着积累的阴煞之气释放出来,从外表看和厉鬼没什么区别;简洛书身上是混沌之气,只要将内息收敛起来,就和一团空气一样无异,从气息上很难发现她的存在;其他人则拿出了简洛书画的符纸贴在了身上,除了有防护作用以外,还能将人身上的活人气息隐藏起来,若是不面对面的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来这些都是活人。

  这些弃神和神之后裔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几百年,肯定有各种的防护措施避免外人进来。不过简洛书觉得既然这些弃神和神之后裔以及他们需要的养料都是死人和魂魄,那变成死人的气息总比大摇大摆的进来要安全的多。

  贴好了符纸,众人都把符纸和法器握在了手里,一个接着一个鱼贯而入,走进了金色大门里的红色血雾中。

  红色的血雾十分浓郁,简洛书能感觉到这些血雾在拼命的往身体里挤压不由地庆幸自己提前准备了符纸。这些血雾对她来说和阴气阳气一样只要进入体内就能转化成混沌之气,但是对于其他的活人来说无异能杀人的存在。

  玄诚子等几位道长虽然贴了符纸可以阻挡血煞之气侵蚀身体,但这血雾也有些让人步履艰难,就像是细密地网一样将人兜了起来,挤都挤不开。

  秦思源见状把自己牵着鬼的铁链子交到了简洛书手里,把道长们一个个的领到简洛书的身后排起了一条长队。简洛书体内的大周天遇到血煞之气自动开始运转,将身体周围的血煞之气全都吸了进来,道长们跟在她后面比别的地方要轻松许多,起码能一步一步的往前挪。

  百米宽的血雾这一行人足足走了一个小时,当从血雾里出来的时候众道长都有一种又活过来的感觉。

  身上的符纸已经破碎不堪了,道长们又换上新的符纸,警惕的环视了一圈四周。这是一个空旷的地带,脚底下的土地呈现血红之色,凶煞的连棵野草都没有,是真正的不毛之地。就在这片死地上大大小小的垒起来无数的坟包,密密麻麻的让人直泛鸡皮疙瘩。有的坟包的土没有盖严,露出里面的棺材,散发着一股股恶臭味道。

  倒是前面几百米远的地方十分突兀的出现了一片密林,里面的树都有十几米高。众人一看便明白了,视频里那些面无表情的人就是从密林里穿出来,扛着尸体来这里埋尸的。

  正打量着,密林里忽然穿出一列人来,在这种地方躲避是没地方躲避的,直面他们又有些过早了一些,在没有摸清楚这个地方的情况以后,太早暴露对他们来说十分不利。

  秦思源手一挥百十张符纸从他手里飞出去落在周围各个方位上,一个隐藏阵法瞬间布成,将所有人的拢在了里面。

  那些从密林里出来的人脚步蹒跚,走的十分缓慢,两百米的距离走了十几分钟才过来。

  这些人明显已经是死人了,但不知何种原因魂魄居然被禁锢在体内,虽然已经没有了活人的意识,但是却还有着人的本能。

  他们明显是被什么东西操控着,两眼无神的将肩上的麻袋堆在地上,从里面倒出一具具尸体。

  他们熟门熟路的把坟刨开,把里面已经腐烂成水的尸体拽出来装到麻袋里,再把装来的尸体丢进棺材里再次掩埋。

  看到这一幕后所有人都震惊了,不是因为这样的操作,而是因为无论是新鲜的尸体还是腐尸,里面都有魂魄的存在。

  也就是说,他们被禁锢在体内亲眼目睹自己的埋尸和腐烂……

  这简直太残忍了!

  第110章完结章(中1)

  众人都专心致志的观察这群特殊的死人,没人注意被铁链子栓住的两个红袍鬼的僵硬表情逐渐变的灵活,眼睛慢慢的泛起了红光。

  从进入神之地起,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简洛书就停了琴音的催眠,原以为这两个红袍鬼已经成了行尸走肉,没想到神之地的血雾和浓郁的阴气让他们恢复了部分神智。

  他们怔愣着看着阵法外的熟悉场景,心里渐渐地泛出了恐惧,他们居然把外人带到了神之地。

  两个红袍鬼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刚刚恢复了部分神智的脑袋一时间转不过来,他们凭借着本能冲去了阵法,发出了刺耳的嘶吼。

  秦思源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手一挥红袍鬼魂体上的铁链瞬间绞紧,红袍鬼的吼了一半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里,魂体魂飞魄散。

  虽然秦思源绞杀的及时,但阵法已经破坏了,红袍鬼的吼叫声就像是命令一般,那些背腐尸的死尸们迈着僵硬的步伐耷拉着脑袋围了过来。

  这些死尸虽然有二三十个,但是并不难对付,但是没想到的是装在袋子里拖过来的尸体也开始蠕动,一点点的从袋子里爬出来;血红地面的坟包里伸出一只只腐烂或者刚刚腐烂的手,血腥味严重的空气里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

  潜进神之地的计划泡汤了,秦思源有些恼怒,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才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他将铁链子捆在手上,拿出了一沓烈火符,似乎想将这些尸体全都烧掉。

  简洛书连忙拦住了他,缓缓地摇了摇头:“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现在又成了被弃神控制的行尸走肉,把他们魂魄抽出来放走,只烧尸体就行。”

  玄诚子点了点头:“简观主说的对,我们来这就是为了阻止他们再造杀孽的。这些尸体已经没有了意识,我们看怎么帮他们解除禁锢魂魄的枷锁吧。”

  秦思源没说话,但手腕一转手里的符纸又换了一波冰冻符挥了出去,将距离大家只有几步远的死尸们全都冻成了冰人。

  从袋子出来那些估计还得爬一会,坟地里的那些一时半会怕不出来,众人决定先不管他们,都围着这群冰尸研究。

  反正冰尸足够多,想到的方法挨个试,有用拘魂符,有用锁魂咒的,但是咒法落到死尸身上却像是泥沉大海一样,完全没有效果。

  秦思源长相堪称精致,但手段却简单粗暴,直接伸手在冰尸上面一揪,拽住魂魄就想揪出来。可魂魄的头部刚刚脱离身体就拽不动了,就像是尸体里有什么东西将魂魄卡在里面了一样。

  秦思源一抬头又将魂魄拍了回去,手覆在冰尸的头上,闭上了眼睛。

  一缕神识从头顶钻进了魂魄里,只见魂魄闭着眼睛没有意识,而魂魄的周身是血煞之气就像是线一样,将魂魄和身体紧紧连在一起。

  秦思源的神识化成一把利剑将血煞之线斩断,魂魄摆脱了身体的束缚飘了出来,只留下一个冻成冰雕的死尸。

  秦思源将神识退了出来,松开了手:“得将魂魄和身体的血煞之线斩断,这些魂魄才能出来。”

  此时麻袋里的尸体已经过来了,坟里也爬出来了几十个腐尸,一边一边往下掉肉。

  众道长们彼此对视了一眼有些发愁:“我的神识很弱。”

  虽然他们道法高超,但是神识这种东西和天赋有关,是很难修炼出来的东西。像他们这群人里只有一少部分有神识,而且神识离开身体的范围很小。

  众道长看着秦思源重重地叹了口气,怪不得以前道法大赛的时候自己徒弟老是被秦思源虐呢,原来如意观都是变态。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腐尸,道长们顾不得长吁短叹了,赶紧上前将他们拦住:“有神识的赶紧替他们分开魂魄,其他的交给我们。”

  秦思源一个箭步窜到两个冰尸中间,一手一个将两缕神识灌了进去。简洛书虽然也有神识,但是她有更简单的方法,她掏出符笔来,在冰尸上用混沌之气画了符。

  别的道长的符纸不管用但是简洛书的对这群特殊的死尸来说却非常灵验。道符钻入他们身体将血煞之气吞噬掉,都不用拖拽,那些没意识的魂魄自己就抛出来了。

  简洛书是很有画符天分的,她几秒钟画一道符,算起来比秦思源用神识还快。

  道长们看着简洛书和秦思源快速的在冰尸里游走,羡慕之余还不断的安慰自己,这是如意观出来的变态,普通玄门人不能和他们比!谁见过出来决生死之战的时候还请孟婆提供移动小厨房外加豪华住宿的?这简直太突破他们这群中老年人的想象力了。

  虽然道长们神识不行,又没有混沌之气,但是他们抓鬼的实战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十几个人排成一排,挡住了腐尸们的进攻,等到后面的冰尸处理的差不多了,他们手里的符纸抛出去,冻上一批腐尸,再去拦一波,和如意观的师姐弟俩配合的无比默契。

  这些魂魄飞出来也不能让他们自由飘荡。这里是阵法里,他们无法直接进地府,若是让他们飘到的血池那边掉到里面,他们的努力就白费了。

  幸好有简洛书画的收魂符,一张符纸装几十个魂魄没问题,虽然里面可能挤点,但总比在这个鬼地方魂飞魄散好的多。

  在全员配合的情况下,几百个死尸不到半个小时就处理完了,留下一地的尸体。

  道长们都松了口气,下意识转头问简洛书:“简观主,这些尸体怎么处理。”

  简洛书低头看了看地下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吧。”

  “烧了?”众道长有些迟疑:“会让弃神发现吧?”

  简洛书拿起符笔画了一道烈火符,道法落在尸体上面燃起了熊熊烈火。

  火焰中,简洛书的表情有几分肃穆:“他们受辱至此,烧点对他们来说好一些。至于弃神那边……”

  简洛书抬头看了眼血池的方法:“他们早都发现了。”

  一听说弃神发现他们了,道长们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几分紧张的表情,手里的法器也握的更紧了,全都严阵以待。

  正在众人注视着熊熊烈火时,孟婆无声无息的在他们身边出现了。道长们虽然没察觉到孟婆的气息,但是他们强大的第六感让他们瞬间举起法器将头转了过去……

  孟婆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午餐时间到了,我只是想问问你们要不要吃饭?”

  众道长:“…………”

  您这一日三餐倒是提供的挺及时的,顿顿不落。

  不过大战来临,谁有心情吃那个啊?再说这空气中这么浓郁的血腥味和腐臭味也让人食不下咽啊。

  大家都摇了摇头,孟婆遗憾地看着他们:“都快做好了呢。”

  简洛书走了过来看着她:“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说这个上古大阵?”孟婆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也活了几千年了,这种阵法对我来说已经是形同虚设了,这世上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孟婆深深地看了简洛书一眼:“地府里,有此能力的可不止我一个。”

  简洛书迟疑了一下:“地府到底知不知道弃神的所作所为?”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管在奈何桥旁煮汤,其他的一概不知。”孟婆看了看密林那边血池的方向,转头问简洛书:“你们还吃不吃饭?不吃饭我走了。”

  简洛书把那几张装满了魂魄的符纸拿出来递给了孟婆:“这里面的魂魄麻烦交给七爷八爷。”

  孟婆接过来不情不愿地撅起了嘴:“人家本来还想在阳间多玩几天呢。”

  简洛书笑了:“你就不怕你的替班生气了给你撂挑子。”

  “他不会的。”孟婆从简洛书手里将符纸抽走,匆匆忙忙说了一句:“我先走了,等你们办完事下山的时候发微信给我就行。”

  孟婆身影一晃消失了,接着就出现在奈何桥边。看着连背影都散发着“我不开心”的范无咎,孟婆脸上多了几分笑容,无声无息地飘了过去,在范无咎的肩膀上把脸伸了过去:“喂!”

  范无咎猛的转过头,和孟婆的脸仅隔几厘米远。范无咎顿了顿,将头往后仰了仰,脸色看起来更臭了:“回来了就赶紧干活。”

  “急什么嘛,等简洛书把那些弃神处理了,我还得送他们下山呢。”孟婆从腰间抽出几张符纸递给范无咎:“这是简洛书在神之地里救回来的魂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