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64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节

  简洛书把屋里都检查了一遍,好在是没有其他的奇怪物品了,以后吴家再也不用担心闹鬼的事了。

  吴姐送简洛书离开,正收拾东西准备走的玄真子一拍脑袋,懊恼地说道:“忘了问简大师师从何人了,能教出这两个徒弟的一定是高人!”

  晚上玄真子正准备入睡,忽然枕边的罗盘忽然快速地转动起来,玄真子立马站了起来,一手拿着铜钱剑一手拿着罗盘警惕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几秒钟后,穿着道士服的清风道长出现在房间里。

  玄真子颤抖了:“…………师父,你这是来闹鬼的?”

  第81章

  清风道长斜眼瞅了他一眼,大摇大摆地坐在椅子上,伸手抠了抠茶案:“这才几年功夫就这么没眼力价了,还不赶紧给师父倒茶!”

  玄真子虽然很懵逼,但是骨子里对师父的敬重和服从占了上风,立马将自己带来的最好的茶叶拿出来,大脑一片空白地替师父泡了茶。

  清风道长端着茶杯喝了两口茶后这才又开口了:“听说你今天抓鬼时候受伤了?”

  玄真子立马感动的眼泪汪汪的,坐到了清风道长旁边的小凳子上:“师父是不是您在阴间听说这件事特意跑来阳间来看我的?您放心,今天遇到的那个恶鬼虽然难缠,但是有个小姑娘倒是挺厉害的,进去没一会就把那恶鬼拎出来了!”

  “什么小姑娘!”清风道长伸手啪地一下打在了玄真子的后脑勺上:“一点规矩都没有,要叫简观主。”

  玄真子捂着后脑勺一脸懵逼:“什么简观主?”

  清风道长撇了玄真子一眼,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是新任的如意观观主简洛书。”

  玄真子露出了迟疑地表情:“如意观是哪儿啊?听着有些耳熟。”

  清风道长这回真的忍不住了,抬腿就将玄真子踹了出去:“之前你刚到龙腾山的时候看着你挺聪明伶俐的才收你当关门弟子,怎么现在越来越傻了呢?”

  玄真子的手从后脑勺挪到了屁股上,心里觉得特别委屈:“师父我是真不知道如意观,这些年师兄没少派我去和其他道观交流学习,可压根就没听说过这家道观啊!”

  “没听说过吗?”清风道长蹲着茶杯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道:“哦,对了,我死之前、压根就没告诉过你们如意观的事。”

  玄真子:“…………”

  合着刚才那一脚白挨了呗!

  玄真子刚觉得有点委屈,可看到眼前像是活人一样的师父又觉被踹一脚不算什么,能在师父死后再见他一面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连几位师兄都没这待遇呢!

  美滋滋的玄真子屁颠屁颠给师父又续了一杯茶,好奇地问道:“师父,这如意观有什么特殊的吗?不瞒您说,那个简观主和她师弟秦思源都有些古怪。简观主自称入玄门方才半年,可一出手就将许多大师都奈何不了的恶鬼拿下。而那个秦思源就更别提了,比他师姐能耐还大,一个藏了几百年的老鬼在他手里连动弹都动弹不了,而且他用的锁链阴气很重,让人不由地想起阴间鬼差用的锁魂链。哦,对了,那个简观主还说和您是旧识,您以前是不是替她做过法事啊?”

  “我以前倒是没替她做过法事。”清风道长慢悠悠地说道:“不过我现在替她做事。”

  玄真子:“???”

  “师父我思路有点跟不上……”玄真子觉得自己满脑袋都是浆糊:“您不是去世了吗?”

  “谁说去世了就不能工作的?”清风道长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现在就是如意观的首席道士,上个月还做了三场超度法事呢,就来这之前我还接了个捉鬼的单,到那儿就把鬼给逮住了。这不简观主给我发微信说见着你了,我这才把手里的活放下,一路顺风飘过来了。”

  玄真子两只手捂着太阳穴的位置觉得有些脑袋疼,这鬼给鬼超度、鬼抓鬼什么的也就算了,好歹师父生前是名扬华国的知名道士,超度捉鬼也算是本职工作,这聊微信是怎么回事?

  玄真子觉得自己都跟不上师父的思路了:“师父,您去世的时候只随葬了您的法衣,您哪儿来的手机啊?”

  “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清风道长从道袍里把手机掏出来给徒弟显摆:“看到没,最新款的手机,双十一的时候抢的,和青云观的紫云道长同款。”

  玄真子:“…………若是徒儿没记错的话紫云道长事去年病故的吧?”

  “对,所以现在我俩是同事。”清风道长掰着手指头说道:“还有白羊宫的悟真道长、玉泉宫的秦冰道长、上清宫的三洋真人……”

  清风道长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个个都是道教有名的真人,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已经去世的人了。

  玄真子直接服气了:“师父,说了半天这如意观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能请来这么已故的高道啊?”

  “说了半天我还没告诉你如意观是什么地方吗?”清风道长摇了摇头说道:“这人死了记性就不如活着的时候好使,总是忘事。”

  玄真子:“…………”呵呵,我看您比活着的时候精力充沛多了!

  清风道长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郑重地说道:“这如意观是世间十分特殊的存在,传说东岳大帝为了将天庭、人间、地府连接起来,有消息互通的地方,一手创建了一家道观,起名为如意观,并赐下一张可调兵遣将上则诛杀仙兵仙将下则斩杀万鬼的琴。后来过去了几千年,天庭消失,神仙成为传说,如意观和天庭的通道崩散了,只剩下和阴间的通道。所以现在提起如意观都会说这是世上唯一一家能连通阴阳的地方。”

  玄真子听的目瞪口呆:“居然有这种地方?”

  清风道长捋了捋胡须说道:“我生前的时候也听师父提过如意观的传说,也接触过前任如意观的观主穷道长。穷道长没有道号,自称天下第一穷,但是山、医、命、相、卜这五术就没有一样不精通的。不过他虽然是道家之人,却鲜少和其他道观门派的人来往,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一般只有遇到穷凶极恶的厉鬼或是僵尸作恶的时候,穷道长才会出手。我生前也对如意观的传说持半信半疑地态度,还特意去过如意观一次,当时觉得只是供奉了一些阴间鬼神的神像,其他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直到我死了以后才知道,世界上就没有比这个更真的传说了。”

  玄真子忍不住问道:“这么说那位年轻轻的简观主真的可以连通阴阳?那位秦思源呢?他的法器真的是阴间锁魂链?”

  “确实是阴间锁魂链。”清风道长押了一口茶说道:“那位可是世上唯一一位以活人身份在地府担任重任的人,连黑白无常几位判官见了他都要称呼一句秦大人。”

  玄真子震惊之余不由地松了口气:“这么说的话我今天没打过恶鬼还受伤之事一点都不丢脸,因为他们和我压根就不是一个段位的。”

  清风道长:“…………”我这徒弟性格可真乐观啊!

  玄真子嘿嘿笑着坐在清风道长旁边替他捏背捶肩:“师父,我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去如意观看您?”

  “自然是可以的。”清风道长说道:“如意观观主有制定阴阳两界连通规则的权利。这位简观主年轻思想活泛,自从她接任了如意观以后阴间和阳间的联系比以前密切了起来,世人可以见去世的亲人,亡魂可以托梦给活着的家人。这才短短半年的时间,阴间鬼神受到的香火就比以前翻了几倍。如今阴间对简观主十分支持,像我们到如意观来工作不仅可以像活人一样生活,而且还能得到不少的功德,所以如意观的工作在地府里可是香饽饽,那得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才有机会和如意观签订合同。”

  玄真子立马拍了个马屁:“师父可真厉害。”

  清风道长笑了笑:“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你说下,简观主刚入玄门,很多事都不太了解,若是简观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咱龙腾山的道士必须竭尽全力去帮忙,平时遇到也要客气一些。”

  玄真子特别听话的答应了下来,还立马给大师兄发了微信,原封不动的把师父的话发了过去。

  片刻后,玄真子委屈地和清风道长告状:“师父,大师兄骂我胡说八道。”

  清风道长从怀里掏出两张神行符:“没关系,我亲自去和你大师兄说。”

  半个小时候,玄真子的微信响了,龙腾山现任掌门,也就是玄真子的大师兄给他发来了一串省略号。

  玄真子乐呵呵地问道:“师父到了?”

  大师兄一脸恍惚:“龙腾山居然闹鬼了!”

  玄真子笑了,人生啊,就是这么刺激!

  ——

  短短几天的旅程很快结束了,简洛书不但玩的开心,还顺便赚了几百万回来,简直是做梦都能乐出声来。

  眼看着到年底了,简洛书觉得紧绷了几个月也要放松放松,特别自觉地给自己放了假,除非特别紧急的业务否则一律推到年后。

  如意观的鬼们也得到了假期,他们可以选择回地府过年,也可以选择和家人团聚。若是有不想回地府也不想惊扰家人的可以出去旅游,反正贴了如意观的符纸再画上妆,即便是龙腾山的道士也发现不了这其实是个鬼。

  如意铺也不再二十四小时营业了,店员一号林寞要携女朋友章筱楠回家见父母,等过了年再一起拜访章筱楠的家人,若是他们同意两鬼的婚事,明年就可以结阴亲了。

  简洛书想到章筱楠从来没贴符纸回家见过家人,也不知道这次回去章家的人会不会吓晕了,毕竟死去的女儿领了一个死去的女婿回去这种事实在是太少见了,一般人受不了这个刺激。

  店员二号孙墨墨一直没有和家人相认,她怕女儿把精力和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会影响女儿的人生,但同时又想给女儿一些念想,便用多余的鬼力改变了容貌,让自己年轻了二十岁。

  不过简洛书觉得孙墨墨这招纯粹是为了让自己变好看而已,她女儿第一眼就认出她了,每周都提着各种好吃的零食来投喂她。母女两个一个装傻一个装糊涂,就看什么时候戳破那层窗户纸了。

  店员三号马振华马大夫进了腊月就放假回家了,老两口本来身体都不太好,可自打见了儿子的魂魄以后顿时换发了生机。每天都神采飞扬的,生活也有了盼头,邻居们都说几十年了,第一次看到马家老两口这么高兴。

  林寞和马振华都回家了,孙墨墨每天都以店员姐姐的身份接送女儿上补习班,简洛书便主动接起了看铺子的重任,还别出心裁的弄了个小炉子回来。至于不会生炉子不会担心,简洛书觉得学习生炉子的本事不如研究符纸。

  师姐弟两人闷头几天就改良了一款符纸出来,火炉符正式登上柜台,一张符纸下去火焰熊熊,连烟都没有,绝对可以荣登居家旅游十佳符纸之一。

  这天简洛书和秦思源一边看剧一边围着炉子烤红薯,店铺的门忽然推开了,一个女生走了进来,看到秦思源后顿时愣住了:“学长?”

  简洛书一眼就认出了她,这就是那个给秦思源送情书的小学妹啊!

  第82章

  祝若雅呆愣愣地看着秦思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心中的高冷男神居然坐在炉子旁边烤地瓜???这和他的人设不搭啊!

  在祝若雅印象中秦思源就和偶像剧里的贵公子一样,样貌好、身材好、家世也好,就是为人过于高冷了一点。在学校里,秦思源从来都是独行侠,上课来下课走,自己在学校外面居住,学校所有的活动都不参加,很多女生想和他套近乎都找不到机会。

  后来秦思源进了蒋教授的实验室,这样喜欢他的女生终于找到了接近他的机会,一个个削尖了脑袋都想往实验室钻。

  只可惜实验室里大部分是研究生,本科生有限,更别提蒋教授对学生要求极高,进去的必须是专业能力强又有一些天赋的。因此别有目的去报名的女生们几乎都铩羽而归,只有祝若雅通过了选拔成为了实验室中的一员,并被教授分到秦思源身边打下手。

  祝若雅一直都认为自己和秦思源很般配,她足够漂亮也很聪明,家庭条件也不差,无论从外形还是内外都和秦思源很适合。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即使她和他在同一个实验里依然得不到半分关注。祝若雅起初经常找理由带着甜品、水果、零食、咖啡到实验室,在休息时间和师兄师姐分享,别人都吃的很开心,只有秦思源只会低头计算手里的数据,压根就不碰那些食物。即便是祝若雅亲自端着送到他的面前,秦思源也只冷淡地说一句:“谢谢,不需要。”

  祝若雅并不气馁,她在秦思源熬夜做实验的时候提前煲好汤,精心准备小菜,只想让秦思源尝尝她的手艺。可秦思源即便是饿着肚子忙到十二点,也不会往她准备的食物上看一眼。

  在一次又一次迂回表达好感无果后,祝若雅决定主动一点,直接表白。

  于是祝若雅在自己生日那天送上亲手准备的礼物和情书,可秦思源依然是那副淡漠地表情,冷冰冰地说:“我有喜欢的女生,但不是你。”

  祝若雅哭着跑了出去,可冷静下来依然觉得自己有机会。在她看来,秦思源一直都是清心寡欲的样子,在学校从来没和哪个女生特别近过,在实验室的时候也很少看到他聊微信打电话,祝若雅觉得秦思源所谓的喜欢的女生就是子虚乌有。

  可祝若雅没想到的是今天居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了秦思源和一个女生亲密地坐在一起,脸上带着她从未见过的笑容。

  最重要的是秦思源居然在给这个女的烤地瓜不说,居然还笑的灿烂如花!!!高冷男神怎么会屈尊纡贵做这种事???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秦思源笑起来这么好看这么清朗,可让她心痛的是那笑容不是为她绽放的。

  祝若雅怔怔地看着两个人,神色无比复杂。

  简洛书用胳膊撞了撞秦思源的胸膛,低声问道:“这是你的学妹吧,实验室的那个?”

  秦思源头都没抬,轻轻地捏着炉子上的地瓜,将其中烤好的一个拿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撕开烤焦的外皮,露出了橙黄色泛着油光的地瓜。

  “地瓜烤好了。”秦思源拿纸巾在地瓜下端缠好,递到了简洛书手里:“师姐,你尝尝好不好吃?”

  简洛书看着眼前黄橙橙金灿灿的地瓜也顾不得门口的女孩子了,直接咬了一口,烫的直吹起:“好甜!好好吃!”

  秦思源宠溺地看着他,眼睛里全是笑意,怕地瓜太烫她拿不住,便一只手帮她托着一只手帮她擦嘴边蹭到的地瓜。

  简洛书吃了两口后发现实验室师妹依然站在门口没走,还一脸幽怨地看着她,顿时觉得嘴里的地瓜似乎有些噎得慌。

  将嘴里的地瓜咽下去,简洛书用胳膊碰了碰秦思源:“你同学来了。”

  秦思源见师姐连烤地瓜都不吃了,光盯着门口的祝若雅,只得抬起头应付了一句:“你买什么自己看,上面有价格。小本生意概不打折,选好直接扫码付款。”

  简洛书:“…………”

  看来这是一句话都不想和人家女孩子聊啊。

  祝若雅已经习惯秦思源的冷淡了,她快速地调整了下情绪,露出了若无其事地笑脸,用略带亲切地语气和秦思源打招呼:“学长,我听说你放弃了本校保研的资格,也不打算考别的学校的研究生?”她用眼角瞄了下简洛书,笑容不变地说道:“学长成绩好,又是蒋教授看中的学生,不读研究生的话不仅我们觉得可惜,就是蒋教授说起来也十分遗憾呢。前两天的时候我正好碰到了教授,教授还让我劝下学长,可千万别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影响了自己的学业和前途。”

  “我考不考研和你有关系吗?”秦思源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买不买东西?不买就出去吧,我们要关门了。”

  “学长,你又发脾气了!”祝若雅咬了下嘴唇,露出了楚楚可怜地表情:“这位姐姐,你也得劝劝学长,他有时就是太任性了。考研可是人生大事,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做决定呢?我听学长叫你姐姐,那姐姐更应该劝劝他才对。”

  简洛书差点没被嘴里的地瓜给噎死,若不是她亲眼看到秦思源拒绝女孩表白的场景,只怕光这几句话就能脑补出一场爱情电视剧来。

  秦思源听了祝若雅说的话脸都黑了,简洛书见状将手里的烤地瓜递给了他,秦思源下意识就接了过来,把刚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