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62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2节

  吴家人这些年驱鬼都十分有经验了,这些驱邪的东西平时就备着很多份,不管啥时候用都能立马拿出来。

  三个徒弟将糯米仔细的撒了一遍,门口出来的位置基本上都铺满了。玄真子取了大公鸡鸡冠子上的血后和黑狗血混在一起后,再次施展了拘魂术。

  刚刚逃回养伤地的恶鬼再一次被拽了出来,看起来十分恼怒。

  看着恶鬼狂躁的样子,简洛书倒是很理解。这鬼好容易摆脱鬼差的追捕逃到了阳间,本想找个养伤的地方休养生息,结果一天被拽出来约了十几场架。就算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被这么折腾也得发火,更何况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恶鬼呢!

  玄真子压根就没时间开这些脑洞,他在罗盘飞快旋转的时候拿剑一挑,正好将混了鸡冠血的黑狗血泼到了恶鬼身上。

  简洛书不由地松了口气:“好歹是泼准了一次。”

  被泼了狗血的恶鬼尖啸了一声,浑身上下就像是被火燎了一下,火辣辣的刺痛。他一边躲着玄真子的剑,一边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身上被泼到狗血的位置,丝毫没注意到在他被泼到狗血的瞬间他踩着白糯米的地方就多了两个黑脚印。

  玄真子舞着铜剑朝有脚印的地方刺去,恶鬼踉跄了两脚躲过了这一剑,可没想到还没等他站稳下一剑就来了。

  恶鬼躲了几次后终于被刺伤了,大量的阴气顺着受伤的地方大量溢出。恶鬼痛苦的嘶嚎了一声,不再顾忌剑的威胁,张开大嘴一口咬住玄真子的胳膊,大口的喝着他的鲜血。

  玄真子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眼看着胳膊上的出现了一个核桃大小的伤口。

  “不好,被咬了!”坐在吴老头身边的陈道士立马起来奔了过去,人还未到先抛出去了一张符纸。正在吸血的恶鬼感受到符纸的威胁,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个新鲜的血源,一转身遁回了屋子。

  罗盘的旋转速度慢了下来,陈道长知道鬼走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银针先给玄真子止住了血,然后将他扶到椅子上,指挥他三个徒弟说道:“拿糯米给你师父搓,啥时候糯米不变色了才算好。”

  小徒弟赶紧抓了一把白糯米敷上,没想到一碰到伤口糯米就刺啦一声冒出了一股臭气,接着糯米就变成了黑色。

  最有来历的龙腾山道士也失败了,还被鬼咬伤中了毒,吴老头是真的想哭了,难道这传了好几代的宅子是真的不能要了?

  正在他心疼的直抹眼泪的时候,坐在角落里嗑瓜子的简洛书说话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们了?”

  吴老头抬起头看着她都无奈了:“你说你这个小孩怎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你没看到玄真子道长都被鬼咬了嘛,你这刚学了半年的是准备去送命吗?”

  简洛书弹了弹手上的瓜子皮,笑眯眯地说道:“都说了这个要靠天赋的,反正我来都来了,你们不让我试试真的不会后悔吗?”

  吴老头见简洛书说不动都有些生气了:“试什么试?你要是死了怎么办?”

  简洛书从包里抽出了玉如意:“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秦思源也站了起来,简洛书伸手将他按了回去,把剩下的半袋瓜子塞他手里:“你看着就行,我去抓。刚才看了半天的臭球可憋屈死我了,不松松筋骨我实在是难受。”

  一群人眼睁睁地看着简洛书拎着玉如意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屋里,正在敷白糯米的玄真子顿时傻眼了,赶紧招呼徒弟:“快去把人叫回来,屋里阴气太重,她不是那鬼的对手。”

  屋里连玄真子都不敢进,更别提他的三个徒弟了,他们只能站在门口窗外扯着嗓子喊,除此之外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

  再说简洛书,拎着玉如意顺着阴气的走向和地板上滴着的鲜血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雕花的箱子。从箱子里散发出来的阴气来看,那鬼肯定就藏在这个箱子里。

  简洛书伸手叩了叩箱子,这个房子最奇怪的就是这口箱子。这口箱子的气息十分复杂,浓郁的阴气、冲天的怨气、厚重的血腥之气以及围绕着箱子外面的死去都说明这口箱子是十分特殊的存在。这恶鬼也真会找地方,怪不得大老远能逃到这里来,要是真让它在这箱子里呆上九九八十一天,肯定会成为一大祸害。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原本是一口下葬过的棺材,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又刨了出来,打成了一口箱子。

  简洛书顺着箱子上敲敲下敲敲,不一会就把恶鬼给敲烦了。它本来是打定主意不出去的,可被人这么骚扰压根就无法安心养伤,恼怒的他直接从箱子里钻了出来,伸手朝简洛书的脖子掐去!

  第78章(捉虫)

  简洛书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箱子呢,冷不丁一个黑爪子伸了出来,她下意识就拿玉如意抽了过去,正好打在恶鬼的手腕上。

  被打中的恶鬼疼的龇牙咧嘴的,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诧异地盯着简洛书手里的玉如意。这玩意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玉质品而已,也不像是法器啊,怎么打起鬼来这么疼。

  简洛书打完那一下后就不搭理他了,拎着玉如意继续看这口奇怪的箱子。那恶鬼见简洛书一直低头盯着箱子,只当她看不到自己,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就扑了过去。

  简洛书虽然注意力不在恶鬼身上,但那铺面而来的阴气让她想忽视都难,手里的如意照着恶鬼的脸就抽了过去,直接将他从箱子里抽到了几米开外的地方。

  恶鬼自从地狱里逃出来这一路都很艰辛,逃出地狱的时候历经千辛万苦险些没了半个魂魄,接着拼死拼活的才逃过鬼差的追捕,找到了通往阳间的路。到了阳间以后也没敢多停留,一路狂飘好容易找个养伤的地方,刚想在这里蕴养蕴养魂体,可自打来了就没消停几分钟!

  也不知道这家是怎么回事,它刚一进门这家人就得到了预警,半个小时后就来了请来了大师,也不知道这家是进了多少次鬼了,经验咋这么丰富呢!

  这大师来了一波一波又一波,不是拿狗血泼就是拿符纸轰,罗盘、天蓬尺、铜钱剑、七星锤什么样的法器都见过了,虽然交手的时候他也受了伤,但最后还是把那些道士、和尚、天师打了出去,甚至还在打斗中咬伤了几个人,喝了带有灵气的血,算起来也不太吃亏。

  可这个小姑娘来了就拿这个不像是法器的东西抽它,打的挺准不说比铜钱剑刺伤的时候还疼,最关键的是他连人家衣角都没碰到就挨揍了两回,吃大亏了!

  恶鬼盘旋在地上狡猾地打量着简洛书,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年龄不大,身上也没有什么灵气波动的痕迹,不像是天师,难道是凑巧而已?

  他小心翼翼地飘了回来,警惕地在离着简洛书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这样既可以近距离观察她,有情况的时候也方便逃脱。

  简洛书此时已经把箱子研究了一遍,抬起头来看着恶鬼:“你为什么要从地狱逃出来?”

  恶鬼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你能看的见我?这不可能,我在地狱里的时候和一个前辈学隐藏魂体的方法,之前来的那些天师都没一个看见我的,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能看见?”

  “这就是天赋啊!”简洛书从包里摸出一沓符纸直接朝恶鬼撒了过去:“实不相瞒,我画符也挺有天分的!”

  一言不合就扔符纸,上百张的符纸铺天盖地的朝恶鬼飞去,恶鬼吓的魂都飞了化成一道黑气就想逃。可那些符纸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就将它逃跑路线封住,漫天的符纸像天女散花一样了落在了恶鬼的前后左右以及它的魂体上。

  简洛书掏出的这一沓符纸都是她画的驱邪符,以朱砂为原料,画的时候用了混沌之气,一张符纸堪比十张的作用。

  符纸的燃烧带走了恶鬼身上的大量阴气和力量,很快他连隐藏身形的能力都没有了,发黑的魂体彻底暴露在简洛书面前。

  “你这本事也不咋样吗?”简洛书用玉如意敲了敲手掌:“你是现在自己乖乖地回地府呢?还是让我揍你一顿把你送回去?”

  恶鬼哪一种都不想选,他忍着剧痛将身上剩下的几张符纸拂去,朝着简洛书就扑了过来。

  眼看着就要到简洛书的跟前了,简洛书忽然伸出手抓住了恶鬼的头发,然后用力往下一摔,就这一下子恶鬼感觉自己差一点就再次去世了。

  恶鬼这次是真的慌了,挣扎着想逃走,可这自己主动送上门的鬼简洛书自然不会轻易饶了他,举着玉如意冲着恶鬼一顿猛锤。

  恶鬼躺在地上用手抱着脑袋眼里充满了绝望,这到底是什么路子啊,简直是要了鬼命了!

  ——

  自从简洛书进了房间后外面的人一个个都坐不住了,都有些担忧地看着房门。其中吴老头最生气,这么多高人都抓不住那个恶鬼,一个才入行半年多的菜鸟就敢直接闯进去,这不是明摆着给鬼送菜嘛!

  叫了半天不见简洛书出来,吴老头气急败坏地指着秦思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还不想办法把你女朋友叫出来!”

  女朋友三个字大大的取悦了秦思源,他连老头的坏脾气都没计较,甚至还和颜悦色地回复了一句:“不用担心,她没事。”

  简洛书的飞速进步一直被秦思源看在眼里,他也很清楚简洛书的能力。纵使她术法还有些生疏,但光凭她特殊的体质,她就是拿玉如意锤也能把那个鬼给锤死。

  想到这秦思源有一点点小心虚,师姐不会真把恶鬼给锤死吧?还得送回地府走程序呢!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吴老头忍不住再次看了眼表,简洛书已经进去十五分钟了。想想恶鬼的凶残和一个个被抬进医院的大师,吴老头叹了口气,遗憾地摇了摇头:“只怕你师姐已经不在了。你放心,既然是为我追鬼出的事,我家就得负责任,该要多少赔偿你说吧?”

  旁边的和尚听了有些不忍地念了句佛号,安慰地拍了拍秦思源的胳膊:“我帮你师姐超度。”

  秦思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再次地把那句话说了出来:“她没事。”

  和尚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走回了吴老头身旁:“靠一两个人估计很难制服这个恶鬼,我看还是赶紧再多请几个人来,大家一起联手将这个恶鬼拿下。”

  吴老头看着这满院子的人就想起了要付给他们的费用,顿时觉得心脏疼的一抽一抽的。关键是这些费用付了以后什么问题都没解决,他还得再继续花钱请人。

  不请也不行啊,这可是他家的祖宅,总不能让恶鬼占着吧。

  吴老头捂着胸口蔫蔫地问道:“你们还有什么大师推荐吗?”

  刚包扎好伤口的玄真子立马说道:“我觉得可以请我的几个师兄出山。”

  吴老头闻言又惊又喜:“孟掌门也能来?”

  玄真子不是很确定地说道:“也不知道这几天我大师兄忙不忙,不过我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肯定能到。若是我大师兄出马最好不过了,他是我师父最得意的弟子,起码有我师父八成的本事,有他在这个恶鬼一准能解决。我现在就给我大师兄打个电话问问。”

  玄真子刚摸出电话,就见简洛书从屋里出来了,不但人看着没事,手里还拖着一只半死不活的鬼……

  那黑乎乎的浑身冒烟的玩意是鬼吧???

  所有人都石化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有秦思源快步地跑了过去,抬脚将恶鬼踢到了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湿巾仔细地帮简洛书擦手:“下次我帮师姐找个银钩子用,免得还得用手抓,多不卫生啊!”

  恶鬼本来魂体被揍的就有些不稳了,一听这话差点没气的直接魂飞魄散:居然嫌弃他脏,那揍他的时候怎么不嫌呢?下手那么狠,简直是要了鬼命了!

  简洛书接过师弟的湿巾一边擦手一边说道:“这屋里有个用棺材改的箱子十分古怪,那鬼就是刚才就躲在那箱子里了。”

  秦思源露出了若有所思地表情:“棺材打的箱子?看起来凶气很重?”

  简洛书说道:“不止是凶气,阴气、血煞气、鬼气都全了,这也就是里面没尸体,要没改成箱子继续当棺材的话,里面的尸体早估计早就成毛僵了。”

  师姐弟俩旁人无人地说着话,老吴头和一群大师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这是什么情况啊,一群大师费劲心力没抓到的恶鬼就被这小姑娘轻轻松松的给拽出来了?

  就在一群人目目相觑的时候,被踹到一边的恶鬼趁机赶紧将自己仅剩的阴气聚集起来,见简洛书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后,猛地蹿起朝围墙外面飞去。

  玄真子一看就急了,指着恶鬼喊道:“不好,它想跑!”

  话音刚落,就见恶鬼的头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直接被弹了回来,随即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烧焦的臭味。

  刚才还有一头浓密头发的恶鬼已经成了清朝人的发型,恶鬼摸着黑黢黢光溜溜的头发,心酸地哭了。

  简洛书嗤笑了一声:“早就防着你会逃跑了,我师弟刚来的时候就用指尖血布下了灵网,你今天逃是逃不掉的。”

  秦思源径直走了过去,走到恶鬼身边后从包里掏出了通缉令,对着照片比对了下模样:“你就是今天越狱的恶鬼魏有泽吧?”

  恶鬼魏有泽看着通缉令后顿时吓的瑟瑟发抖:“难道你是重罪司的秦大人?”

  “眼力还不错!”秦思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魏有泽一脸的生无可恋,还有什么好说的,连重罪司的秦大人都来了,他今天逃是逃不掉了。不过看到自己的凄惨的样子,魏有泽流下了心酸的眼泪:“求求你给那小姑娘换个法器吧,人家玉如意都是摆在家里当宝贝的,她的玉如意挥的和雷神的锤子似的,太对不起那如意了。”

  简洛书被气笑了:“你这鬼还挺能多管闲事,嫌被揍的不够狠是吧?”

  魏有泽幽幽地叹了口气:“再回地狱我都没脸见鬼了,人家都是被法器抓住的,我是被玉如意锤进来的,以后我还怎么混啊!!!”

  “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回去以后有重刑小单间等着你!”秦思源说完将手里的通缉令往下一罩,恶鬼立马就被吸到了里面,随即通缉令自燃了起来,很快就烧成了灰烬。

  简洛书有些好奇地问道;“不用你亲自送回去?”

  “一般杀伤力比较强的厉鬼我会亲自押送回去的,像这种都濒临魂飞魄散边缘的直接用通缉令传送就行。”秦思源的表情有些微妙:“反正他已经没有逃跑的力气了。”

  随后一挥将拦截恶鬼的灵网散去,秦思源朝简洛书一笑:“完工,收钱,走人!”

  简洛书立马颠颠地跑到吴姐面前:“你家的事解决了,我们把账结一下吧。”

  树上窗子上的风铃平静的垂着,墙上的八卦镜也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这证明宅子里的鬼确实不见了。

  吴姐下意识看向父亲,之前请简洛书来的时候纯粹是想死马当活马医,有一个算一个都请来试试,没想到她还真把一群大师都奈何不了的恶鬼给收拾了,这样的话之前盘算的费用就不合适的。

  吴老头接到女儿求救的目标,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毕恭毕敬地递了过去,一脸惭愧地说道:“是老朽眼拙,不识高人。敢为两位大师如何称呼?刚才说的通缉令是怎么回事?”

  简洛书呵呵一笑:“你问题挺多啊,那你先回答我,你家的那口箱子是怎么回事?”

  吴老头迟疑了一下:“大师指的是哪口箱子?”

  “就是摆在卧房里的那个黑红色的箱子,拿棺材改的那个,你们家这些年闹鬼就是那口箱子招来的。”

  “那箱子是棺材改的?”吴老头顿时傻眼了:“那可是我家祖传的宝贝。”

  简洛书笑了:“祖传招鬼的宝贝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