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59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节

  洗手间里的人和鬼看到这一幕后不约而同的都呆住了,一脸震惊地看着简洛书。剩下的那几个鬼一脸懵逼,不知道是该动手呢还是该自己钻墙里,刚才那一下子看起来挺特疼的。

  镜中鬼拖拽庞玉燕的动作也迟疑了一下,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她刚准备松开手逃回镜子的时候,简洛书已经走到了镜子面前,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捏,女鬼顿时觉得手腕一酸,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对庞玉燕的钳制。

  重获自由的庞玉燕连忙退后了几步,特别机智地躲到了简洛书的身后,整个人吓的都要瘫软了。简洛书一伸手将女鬼拽了出来,还没等女鬼反应过来就像是打高尔夫一样直接把女鬼打了回去,女鬼直接镶嵌在了镜子上。

  眼看着一个女鬼卡在了墙上一个女鬼卡在了镜子上,剩下的几个鬼都不敢动了,瑟瑟发抖地看着简洛书:“你是什么人?”

  简洛书吹了吹玉如意上沾染的阴气,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意观主简洛书。”

  “你是如意观观主?传说中的那个如意观?”

  几个女鬼傻愣愣的看着简洛书,连整个脑袋都嵌在墙里的女鬼都努力的往把头拔出来扭头看看传说中的如意观主到底长啥样。

  简洛书抬起眼皮看了她们一眼:“怎么?听说过我?”

  其中一个女鬼点了点头,用委屈地眼神看着简洛书:“你是如意观主怎么还对我们这么凶啊?我们刚死的时候有个老鬼进来看热闹,他告诉我们这世上有个连接阴阳的地方叫如意观。我们若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去如意观委托观主替我们完成。”

  卡在镜子上的女鬼呜呜咽咽地说道:“可我们困在这里连酒店都出不去,压根就没法找你委托业务。”

  简洛书白了她一眼:“出不去胆子就越来越大了是吧?闹鬼已经满足不了你们了吗?刚才是想干什么?打算找替身?”

  被看穿了意图的女鬼们畏缩地垂下了头:“我们一开始闹鬼是为了冲出这个酒店,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努力这个酒店就像一个牢笼一样,紧紧地把我们禁锢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呆了五年了,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后来有个鬼说以前看电影那些死的鬼都得找替身,肯定是我们没找替身才走不了,所以我们这才……”

  简洛书挥了挥玉如意:“谁说的,一会你们帮我指认出来,若是敢偏袒的话到地府都得被罚。”

  女鬼闻言激动的泪流满面:“你的意思是我们能离开这里了?”

  简洛书呵呵了一声:“你以为我如意观观主是白当的,既然遇到了自然会把你们送走。不过在我送你们去地府之前,你们都给我消停的,否则到地府后按罪受罚。”

  几个女鬼都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谁也不敢再吭声了。简洛书伸出手握住庞玉燕满是青紫痕迹的胳膊,渡入一丝混沌之气,将侵蚀胳膊的阴气全都驱逐干净,胳膊又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三个室友被这一幕幕震惊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尤其是庞玉燕看着简洛书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崇拜:“洛书,我想问问这种道观哪里还有?不瞒你说,我也想继承一个!”

  简洛书:“不好意思,三界就这一个特殊的道观,你想继承除非给我当闺女,等我死了以后你就有机会了。”

  庞玉燕笑着推了简洛书一下:“滚蛋!”

  ——

  这些鬼都是被禁锢的冤魂,因为手上都没有人命的缘故连厉鬼都不是,战斗力也不是很强。简洛书都能轻松的把鬼给收拾了,隔壁的秦思源更不在话下。

  其实在闹鬼前秦思源就敏锐地睁开了眼睛注视着室内浓郁的阴气,大约几分钟后,突如其来的鬼哭狼嚎声将呼呼大睡的三个男生吵醒了,然后他们就看到永生难忘的一幕。

  相比于简洛书房间几个娇弱的女鬼,来秦思源这个房间的鬼门长的就难看多了。两个在套间里睡觉的男生被鬼吓醒后哭爹喊娘的跑了出来,而早就打好注意要靠秦思源壮胆的张程洋直接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连滚带爬的上了秦思源的床,直接钻进了秦思源的被窝里。

  秦思源:“!!!”

  就知道这个男人对他有非分之想!

  秦思源强忍着想踹他下去的念头伸手将被子抢了回来:“大哥,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我也不感兴趣,谁让我太害怕了呢!”张程洋努力抓住被子的一角,努力将脑袋埋在了被子里,整个人看起来抖的和土拨鼠似的。

  秦思源干脆把自己被子都给了他,一抬腿下了床。正准备抱秦思源大腿的张程洋扑了个空,鼓起勇气掀开一个缝隙往外看了一眼,只见秦思源下床后直接奔着看起来最凶恶的那个鬼去了,然后一伸手……

  他掐住了鬼的脖子???

  张程洋看的都忘了害怕,从被窝里坐了起来直愣愣地看着秦思源。冯凯和宫野正准备跳上秦思源的床,看到这一幕也都傻眼了,连上床的事都忘了,都看着秦思源发愣。

  秦思源掐着鬼的脖子将身上隐藏的气压释放出来,一句话没说屋里的鬼就吓的魂都飞了,一个个都跪下求饶命。

  冯凯看的都傻眼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秦思源,手却拍了拍张程洋大腿:“哥们儿,你眼光挺毒啊,直接抱了个粗壮的大腿回来。多亏你今晚睡沙发把他留下了,否则咱们三个都得团灭。”

  冯程洋抱着被子裹成了一团,在哆哆嗦嗦的同时不忘自我吹嘘一下:“那是,别看我胆儿小,可谁胆大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也是一种能力。”

  秦思源没理床上那三个人,直接推开了门朝走廊看去,正在这时对面的门忽然打开,一个挽着发髻穿着长袍拿着木剑的老头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像个苍蝇似的乱窜,嘴里哭天喊地的嚎着:“这些鬼疯了,他们要杀人!他们想找替死鬼!”

  一个脚步慌张的中年男人跟在老头后面,正好和秦思源走了个对面。秦思源一看到他就将手里的鬼举了起来朝他打了个招呼:“看你那倒霉相应该是这个酒店的老总吧?我说的事你考虑好了吗?要不要请我彻底帮你解决酒店里的闹鬼问题?”

  安立军看着秦思源手里被他捏的半死不活的鬼,立马狂喜的点头:“要要要!两百万够不够?只要你帮忙彻底解决酒店闹鬼的事,咱价格好商量!”

  拎着玉如意从房间里出来的简洛书一听这话就乐了:旅游经费比想象的要多啊!

  第74章

  “二百万?”秦思源笑了笑:“你这里至少两百四十多个鬼,一个鬼一万块都不止这个价,你这些年请大师的钱都不止这个数吧?况且这么多鬼同时葬身于此,怨气、阴气已经渗透在每一块砖瓦里,即便是这些鬼都送走了,不把这里的怨气和阴气清楚干净,你的酒店早晚还会出事。”

  安立军头上的汗都出来了,他看着自己千辛万苦请来的大师在被鬼团团围住一副癫狂的样子,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捏着鬼的脖子看起来轻描淡写的样子,觉得还是这个年轻人更靠谱一些。

  想想自己在这个酒店里投入的大量成本和这些年请大师的花费,安立军一咬牙:“一口价四百万!大师,不是我抠,实在是我这些年赔的太多,能动用的资金已经不多了。”

  简洛书瞪圆了眼睛,一句话价格又翻了一倍,师弟有当奸商的潜质啊!

  “四百万?”秦思源不太满意的点了点头:“勉强凑合吧。”

  秦思源答应了,安立军反而有些不放心,连忙加了一句:“得全部解决了我才付钱,你可不能忽悠我!”

  简洛书听了这句话都有些同情安立军了,这是被骗了多少遍积攒出来的经验啊,一定浪费了不少钱吧!

  “你放心,我们如意观做事是很有原则的,当着你面给你解决,让你看的心服口服的!”简洛书一边说一边又把玉如意举了起来,哐哐哐地在墙上敲了三下:“所有的鬼听好了,都静一静啊!”

  安立军看到简洛书的举动顿时膝盖一软差点没跪下,身为一个在滇省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的本地人,他对玉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就这姑娘手里的玉如意无论是从光泽还是质地来看都很值钱,再加上包浆一看就知道是个古物,不说供着就算了,还用它砸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刚想到这,就见一个浑身焦黑的鬼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朝着简洛书就扑了过来。简洛书连眉毛都没抬,随手一挥玉如意就将这鬼抽了出去,走廊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安立军也安静了下来,嗯,其实用来砸墙也没什么毛病,这声音多脆啊,一听就是好玉!

  三个男生趁着鬼都消停下来这会赶紧挪过来和各自的女朋友汇合,尤其是张程洋恨不得将整个人都挂在庞玉燕身上,哭的嘤嘤嘤的:“刚才有好多的鬼进我的房间了,可吓死我了!”

  庞玉燕呵呵一声将张程洋的脑袋推了回去:“你这算什么,我刚才还被鬼给抓住了呢,要不是洛书救了我,只怕我这会都被女鬼拖进镜子里去了。”

  张程洋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么危险啊,那你现在没事了吧。”

  “我没事了,就是那女鬼不太好!”庞玉燕朝自己房间指了指:“现在那女鬼还在镜子上卡着呢,都哭的泪流成河了。”

  刚才有不少的鬼已经被简洛书震慑住了,一听说还有这么凄惨的同伴顿时一个个更加安静了。

  简洛书从包里掏出符笔,用混沌之气作为墨汁在空中画了一道龙飞凤舞的鬼符。随着鬼符最后一笔落成,游走在酒店里的鬼都收到符的吸引和控制,不由自主地被符的力量拽到了十八层,大约几分钟后十八层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鬼,二百多个亡魂全都到齐了。

  三对情侣齐刷刷的往后退了几步,全都躲在了简洛书的身后,头皮发麻的看着这让人做噩梦的场景。安立军也有些扛不住了,他为了测算酒店安全营业的时间没少在这里住,见鬼的次数也很多,但全部的鬼都聚齐了的场景还真是第一次见。

  看到鬼都来了,简洛书轻了轻嗓子说道:“我是如意观的观主简洛书,你们里面可能有鬼听说过我。”

  听到“如意观”三个字,鬼群里立马传来了窃窃私语声,不少鬼的眼神里迸发出了希望的光彩。

  “你真的是如意观的观主?”有个四十多岁的男鬼不太信服地问道:“我之前听说如意观的观主是一个老头来着。”

  简洛书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你们听说的是我的师父。他已经去世了,我现在是如意观的新任观主。”

  简洛书说着用符笔在空中画了一个如意观的标志,所有的鬼同时听到了一个空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意观连接三界,上通天庭下通地府,连接阴阳贯穿五行……”

  所有鬼的心都踏实了下来,如意观的观主来了,他们终于可以摆脱这里了。所有的鬼都眼巴巴地看着她,希望她打开鬼门,给他们一条魂归地府的路。

  简洛书用玉如意敲了敲手掌,环视了一眼鬼群:“你们的事我听说了,也查了一些你们的新闻。你们在这里困了五年无法离开,起初只是凝聚阴气想冲出这里,怎么现在居然打起了找替身鬼的主意。”

  秦思源立马将手里的鬼给举了起来,冷漠地看着他:“你是自己说还是我逼你说?”

  被掐的鬼赶紧朝鬼群里指去,呜噜噜地说道:“是他出的主意,说找了替死鬼就能出去了。我们也是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在今天试试。”

  混在鬼群中间的一个鬼见状调头就想跑,简洛书随手一张符纸弹了过去,正正好好贴在那只鬼的身上。

  简洛书走过去一眼就看出了不对:“你这都死了十年了吧,在这冒充什么新鬼啊?”

  所有的鬼闻言都齐刷刷地看向那只被符纸定住的鬼,简洛书拿玉如意戳了戳他胸膛:“说吧,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被定住的鬼脸色看起来更青白了,努力挣扎着想摆脱符纸的控制。可简洛书画的符纸都带上一丝她独有的混沌之气,威力比普通符箓强上许多,鬼被定住以后别说跑了,就是手指头都动不了。

  简洛书见他不肯说,直接把他拎了出来,单独放在一边:“你现在不愿意说没事,一会你有的是时间慢慢说,钟馗最喜欢你这种嘴硬的恶鬼了。”

  男鬼看起来吓的都要尿了,简洛书却不再搭理他,走到秦思源身边低声问道:“叫七爷八爷上来带他们去地府?”

  秦思源抬头看了看鬼的数量沉吟了一下:“光他们手下的鬼差估计不够,你叫七爷八爷上来,我叫我的部门来帮忙。”

  简洛书点了点头,拿出符笔开始在空中画符;秦思源则拿出来一张拿出一张符纸手掐法决,其他的人和鬼都默默地看着,尤其是安立军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期盼,准备将两位大师捉鬼的画面牢牢记在心里,以后没事的时候还能回味一番,争取让这四百万发挥最大的价值。

  只用了半分钟的功夫,简洛书的符画完了,秦思源的符纸也化为了灰烬,就在这时突然阴风骤起,紧接着两个黑色大门凭空出现在走廊里。

  鬼魂们感觉到黑色大门上让鬼舒服的幽冥之气顿时高兴的欢呼起来,伴随着鬼魂们的欢呼声,谢必安范无咎和重案司的鬼差们一脸懵逼地出来了。

  安立军更懵逼了,这和他想象中的捉鬼不一样啊!

  鬼差们看到简洛书和秦思源后都拱手打了个招呼:“简观主、秦大人,这里是怎么回事啊?”

  简洛书简单明了地说道:“五年前这里发生过一场火灾,死了两百余人。这些人死后的怨气太大,和魂魄的阴气交织在一起形成自然的结界把他们自己困在了这里,足足五年无法离开。我看这里面有的鬼因为困的太久心思已经不正了,你们干脆把他们都带回地府好好给上上政治课,正正三观,怎么能有找替身的罪恶想法呢。”

  秦思源朝自己的手下一招手:“你们帮着七爷八爷将这些鬼押回地府,那边一个被符纸定住的鬼,你们把他交给钟判官,就说这鬼教唆其他鬼犯罪,麻烦他好好审审。”

  鬼差齐刷刷地一拱拳:“是,大人!”

  鬼魂们随着这队鬼差的带领自觉地排成队进了鬼门,不到五分钟所有的鬼都进了鬼门。谢必安随手将鬼门关上,笑着调侃了一句:“还以为你们出去旅游我们哥儿俩能轻松些呢,没想到隔了这么远还逃不过你们的手掌心。”

  简洛书:“你们应该庆幸我们出来旅游了,不然的话这些鬼不知道还要被困多久,要是真闹出来恶鬼杀人的事来才真的麻烦呢。”

  “我就是顺嘴开一句玩笑而已。”谢必安拱了拱手:“时间不早了,我们哥俩得赶紧回去给那些鬼登记资料,你们俩在外面好好玩,如意观有什么事的话有我们在呢,你们只管放心就行。”

  简洛书笑着挥了挥手:“多谢了,等我回去给你们烧纸。”

  谢必安和范无咎点了点头和秦思源打了声招呼:“秦大人,今天麻烦你们部门了,回头我请他们吃香烛。”

  秦思源笑了笑:“那我替手底下的鬼差们谢七爷八爷了。”

  谢必安和范无咎一转身消失了,简洛书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符纸往外一扬,符纸瞬间都燃烧起来,将酒店里积累了五年的阴气怨气都烧的一干二净。

  “完活!”简洛书拍了拍手掌的灰,朝安立军伸出了手:“鬼也送走了,怨气也清理了,四百万你是转账还是支票?”

  安立军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了秦思源的名片,将上面的内容仔细地看了一遍,地府重刑司司长……

  原来这不是中二少年,而是真的!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即使不出那四百万,他们也会帮忙把鬼送走啊?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心思,秦思源立马用冷飕飕地眼神看着他:“按照我们约定的,解决酒店所有的鬼,酒店内的阴气都替你清除,事成之后给四百万,难道你想赖账吗?”

  安立军疯狂地摇了摇头:“我明天就给你们转账!四百万一分都不少!”

  开玩笑,他敢赖账吗?他死了以后也是要进地府的,万一因为赖账被这个秦大人扔进地狱里怎么办?他可赖不起!

  秦思源开心地朝简洛书挤了挤眼睛,旅游基金到手!

  第75章(捉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