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50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节

  赵艳秋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小伙子,请问简观主在吗?”

  马振华站直了身体:“找我们观主啊?你有什么事吗?”

  赵艳秋有些尴尬,要是说自己是因为一个梦来的,会不会被人认为是神经病啊?可想想失散了十三年的儿子,赵艳秋一咬牙,神经病就神经病吧,自己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了。

  “是这样的,我昨晚做了个梦,梦到我死去的丈夫和我说请了如意观的简观主替我找儿子。”赵艳秋有些窘迫地揪着自己的衣服,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生怕人家觉得自己有毛病将她撵出去。

  谁知这个小伙子听了以后并不觉得意外,反而了然地笑了:“你是王光福的妻子是吧?跟我来吧。”

  赵艳秋震惊了:“你怎么知道的?”

  马振华笑呵呵地说道:“昨天你家老王用的托梦符就是我卖给他的。”

  赵艳秋脑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傻愣愣地看着马振华:“咱这里是阴间吗?”

  “当然不是了,咱这里还是阳间。”马振华将笤帚放到一边,带着赵艳秋走到道观深处,推开寮房的院门,带她进了寮房。

  王光福正贴在树下转圈呢,一看到赵艳秋差点没掉树里头去:“媳妇,你咋来了?”

  赵艳秋看不到王光福,自然也听不到他说话,她的注意力全在寮房里,知道那里面有能找到她儿子的人。

  简洛书梳着一个清爽的马尾辫背着一个大书包走了出来,看到赵艳秋愣了一下,还不等发问,王光福就冲了出来,忙不迭地给简洛书介绍:“观主,这是我媳妇赵艳秋,我没想到她会找到这来。”

  简洛书看向赵艳秋:“你是赵姐吧?昨晚王光福和你都说了?”

  赵艳秋简直心服口服,这道观里的人简直都太厉害了:“你果然是真神仙,我啥都没说你就算出来我是谁了?不瞒观主说,我现在还晕乎乎的,就以为只是一个梦而已,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简洛书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咳嗽了两下,什么真神仙呀,这大姐可真会夸人!

  赵艳秋忍不住又上前一步:“观主,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找我儿子啊?我想早点见到他。”

  简洛书有些犹豫:“实不相瞒,你儿子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推衍出来的,未必准确,我怕你空跑一趟。”

  “没事,我不怕!”赵艳秋坚定地说道:“不管是不是我都跟你一起去,我都等了十三年了,我不愿意再等下去,我跟你一起找。”

  简洛书看着她只拎着一个小手包,顿时有些无奈:“你这什么都没带……”

  赵艳秋打开自己的小包:“没事,我钱包里有身份证,哪儿都能去。衣服没什么的临时买就行,出门在外还在乎这个。”

  既然都这么说了,简洛书只能挥了挥手:“出发!”

  ——

  早上出发,下午两点多简洛书和赵艳秋就到了江省大学,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学子,赵艳秋的手都开始发颤了,这么多学生,到底这学校里面有没有他的儿子?

  赵艳秋紧张,简洛书也有些担心,这一路上她能看出赵艳秋对这次寻亲多重视,若是自己推衍错了,只怕对赵艳秋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校园很大,简洛书虽然可以用照片和八字的方法看到王虎所在的位置,但想到秦思源说的这种方法贸然去使用容易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她就不想再用这个技能了。现在是下课时间,万一王虎在上洗手间的时候被她的神识看到了,这就太过尴尬了。

  简洛书干脆还是用掐算的方法,用赵艳秋的面相和八字来推算出吉利方位,然后按照掐算的结果径直向东走去。

  只见简洛书的右手飞快的变化着自己看不懂的手势,嘴里还念念有词的,一副特别神秘的样子。赵艳秋虽然急切但也不敢多问,老老实实地跟在简洛书的后面,直到简洛书猛地站住了脚:“我们到长廊那里坐一会。”

  赵艳秋也不知道得在这里坐多久,她也不敢多问,简洛书让坐她就坐着,眼巴巴地瞅着附近的学生。大约十几分钟后,一个男生背着书包匆匆忙忙地从教学楼里跑到长廊旁边,将一个有些破旧的自行车推了出来。

  简洛书让赵艳秋先在这里坐着,自己则朝男生走了过去,笑眯眯地喊了他一声:“同学,我可以问你点事吗?”

  男生闻言抬起头来,看着简洛书和善地笑容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简洛书从长廊轻松一跃跳了出来:“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生听到这个问题脸颊有些发红,不过看着简洛书笑盈盈地模样,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叫王宇峰,计算机系的,今年大二。”

  简洛书笑的眉毛都弯了起来:“你倒是挺实诚。”

  王宇峰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简洛书简单粗暴地直接切入话题:“我是明江的来的,你知道明江这个地方吗?”

  “明江……”王宇峰有些愣神,随即他摇了摇头:“听着耳熟,可是也说不上从哪儿听过。”

  简洛书见他的样子不像撒谎,变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小时候的王虎的照片:“那边坐着的那位阿姨年轻时候和丈夫在明江开了一家门口卖瓷砖,结果一个疏忽她的儿子在六岁生日那天失踪了,夫妻两个找了多年也没有儿子下落。如今她丈夫车祸去世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为了丈夫的遗愿,再次踏上了寻子之路。”简洛书看着王宇峰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若是按年龄算,当年那个失踪的孩子如今应该上大学了,你有没有在学校见过和这个孩子长相相似的人?”

  王宇峰静静地看着手里的照片没有说话,过了好半晌才缓缓地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悲喜交加的表情:“小姐姐,你演技挺菜的你知道吗?你的表情和这张照片都太明显了,就差直接说我就是这个孩子了。”

  简洛书视线落在孩子眉毛里的那颗痣上:“从面相上来,你和照片里的孩子确实是一个人。”

  王宇峰抬起头朝长廊那边的赵艳秋看了过去,此时的赵艳秋早就站了起来,紧张无措地看着两人的方向,可因为简洛书的嘱咐她不敢贸然过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记忆中的年轻女人的长相慢慢地和眼前的这个苍老的面容重合,王宇峰眼泪掉了下来:“我还以为我爸我妈不要我了。”

  简洛书递给他一张纸巾:“你父母找了你很多年,直到你父亲死的时候还挂念着你,要不是因为没找到你,只怕你妈也跟着你爸一起去了。你还记得你当年是怎么丢的吗?”

  王宇峰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我记得当年我家的店里来了好几个男人,我妈就让到门口等着,不一会出来一个男人说我妈让我和他走,我当时回头往店里看了一眼,我妈朝我挥了挥手,我见我妈同意了就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王宇峰痛苦地捏了捏眉头的位置,继续说道:“那个男人把我带到一个面包车上,说我妈把我卖给他了,他要带我去我的新家。两天后,我被带到海西省,我奶奶花了两万块钱把我买回了家,把我领到了我妈面前,说我是他买回来的孙子,从那天起我改名叫王宇峰。”

  王宇峰还有儿时的记忆这就容易多了,简洛书心里松了口气,觉得这次的任务比自己想象的要顺利的多。其实说起来主要是新触发的技能将范围缩小到了一个校园里,否则光靠掐算的话恐怕一时半会还真不这么容易找到。

  见王宇峰承认自己是领养的,简洛书这才放心地朝赵艳秋招了招手。等的心急火燎的赵艳秋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在和王宇峰四目相对后猛地停了下来,有些胆怯地伸出了手:“虎子?你是妈妈的虎子吗?”

  儿时熟悉的称呼再一次出现在脑海里,王宇峰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声音哽咽地说道:“妈,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你是不是傻?”赵艳秋哭着锤了一下王宇峰的肩膀:“告诉你那么多次不要和陌生人走,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你知不知道妈妈这么多年痛苦死了!虎子你告诉妈妈,这么多年你受苦了没有?买你的那户人家对你好不好?”

  听到这个问题,王宇峰的表情有些悲鸣:“我带你们去看看我妈吧。”

  从学校里出来,王宇峰领着两人左拐右拐地进了一个破旧的小区,最后停在了储藏室改成的房子前。

  王宇峰拿钥匙打开了门,朝里面喊了声妈,便推门进来。这个储藏室三十多平米被改成了一室一厨一卫,房间南北都有窗户,虽然简陋,但是收拾的十分干净。

  床上躺着一个瘦弱的女人,她蜷缩着身体已经睡着了。王宇峰习惯地给她翻了个身,从她身体下面抽出一个脏污的垫子,又重新铺了一床干净的。

  赵艳秋看到这一幕震惊了:“虎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是养我长大的妈妈。”王宇峰声音低沉地说道:“我养父没有生育能力,我奶奶便从人贩子手里把我买了回来,让我给他们家当孩子。我妈当时很震惊,要去报警把我送回去,可是我养父说我是他花钱买回来的,若是我妈敢报警,他就带着我一起去死。我妈知道我养父的疯狂性格,不敢拿我的命去冒险,只能私下叮嘱我一定要记住自己的姓名和老家,有朝一日一定去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

  “我养父因为身体的原因脾气十分暴怒,对我经常责打,我妈不忍心,每次都挡在我面前替我扛着。我养父没有正经工作,平时就打些零工,也就够他自己喝酒的,平时都是我妈赚钱养家。我妈怕亏待了我,一个人打两份工供我上学。我上初三那年我养父让我退学去打工,是我养母坚决反对,无论怎么挨打都坚持让我上学。”

  王宇峰看着床上的女人眼里充满了心疼:“她其实身体并不怎么好,但为了我真的是付出了全部心血,多苦多脏的活都干,甚至还去工地干起了搬砖的活。在我高二那边,她被工地塌倒的砖墙砸到了腰,下身瘫痪了。一看我妈不能赚钱了,我养父就和我妈办了离婚,要把我妈扔出去自生自灭。”

  睡在床上的女人醒了,她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但是眼角流下了泪水,王宇峰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语气平静地说道:“那一天,我第一次鼓起勇气把我养父打了一顿,然后我带我妈从那个家离开,用我的奖学金租了一个小房子。我白天趁着上课的间隙出来给她喂饭换尿垫,晚上回来给她按摩双腿。她一直让我去找自己的亲生爸妈,不想让我被她拖累了。可我是她养大的,我不能放弃她,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我妈。”

  王宇峰看着赵艳秋,脸上充满了愧疚:“妈,对不起,我可能暂时没法和你回家,我得照顾我妈。”

  躺在床上的女人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握着她手的王宇峰,又瞧了瞧已经哭成了泪人的赵艳秋,虚弱地拍了拍王宇峰的手:“小锋,这是你的亲妈吗?”

  赵艳秋上前跪在了女人的床前,将脸伏在她的手上:“大姐,太谢谢你了,孩子遇到你真的是他的幸运。”

  女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惭愧地表情:“是我拖累的小锋,要不是因为照顾我,他肯定能考上帝都的大学,如今看到你们母子团聚我也放心了。”看着自己养大的孩子,女人伸手摸了摸王宇峰的脸:“小锋,你把我送回老家吧,我能照顾自己。”

  王宇峰刚要拒绝,就见赵艳秋一把将床上的女人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大姐,你跟我回明江,你照顾我儿子长大,我伺候你后半生!以后孩子就两个妈妈,咱俩谁也不能少!”

  第60章

  王宇峰的养母被赵艳秋直爽的动作给吓懵了,赶紧招呼王宇峰过来帮忙:“小峰,快拦着你妈一点,我麻烦你就更愧疚的了,怎么能再麻烦你妈呢。”

  王宇峰过来想把养母接过来,赵艳秋转身挡住了他:“你去给你妈收拾收拾衣服,我们这就定车票回明江。”

  简洛书摸了摸头上的汗,一脸的无奈:“赵大姐,你挺有劲啊!”

  “那是!我开门口的时候都自己进货,就这大姐的份量还不够一箱瓷砖的呢。”赵艳秋说到这才反应过来还不知道人家姓名,赶紧问道:“大姐,我叫赵艳秋,你叫啥名啊。”

  “我叫邢春华。”养母赶紧劝道:“艳秋妹子,你先把我放下,这么抱着说话不方便。再说,我也没换衣服呢。”

  赵艳秋这才反应过来,又小心翼翼地把邢春华放回了床上,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了而一张银行卡递给王宇峰:“虎子,这银行卡的密码是你的生日,001028。这附近你熟,你买个好点的轮椅回来,再给你妈买几身衣服,还有这日常用的东西,我带你妈回明江。你在这里好好读书,等放假了你坐火车回家,妈到火车站去接你去。”

  邢春华连忙说道:“妹子,我老家其实也还有兄弟,真的不用……”

  “姐,咱俩都是虎子的妈,跟我你就别外道了。实不相瞒,我丈夫一个星期前去世了,我家也就剩我一个人了。本来我都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了,是我丈夫给我托梦说让我跟简观主出来找虎子,我这才又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念头。现在虎子找到了,这么多年也多亏你护着他才让他平平安安长大,还考上了一个好大学,于情于理我都得感谢你。再一个,我把你接回家去照顾你,你也能和我做个伴,虎子也能安心上学,这就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若是你回老家,别说虎子没法安心学习,就连我心里也不自在。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兄弟要是真能靠的住,虎子就不会带着你一起上大学了。大姐,你不为了你自己,也得为孩子想想,你跟我走,他心里才踏实。”

  听到为了孩子,邢春华终于松了口:“妹子,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我们家害的你们母子分离十多年,孩子他爸临死都没见到孩子一面,带着遗憾走的。倒头来你还要照顾我,我这心里不好受啊。”

  “姐,我分的清好赖,也知道是非。”赵艳秋坐在床上拍了拍邢春华的手:“这千刀万剐的应该是人贩子,他们拐走孩子害的无数家庭陷入痛苦之中,这种人活着的就应该枪毙,死了的就应该下地狱。”

  缓了一口气,赵艳秋继续说道:“虎子别拐走是不幸,但万幸的是他遇到了你,要不然还说不好今天是啥样呢。姐,你也离婚了,虎子他爸也去世了,往后咱们仨就是一家人。你也别和我见外了,我这一想到我又多了个家人,我这心里高兴着呢。”

  王宇峰想到记忆里仅存的父亲模糊的样子,眼泪淌了下来:“没想到就差这一个星期我就没见到我爸,是我不孝,我应该早点寻亲的。”

  王光福的魂魄搂着王宇峰嚎啕大哭:“儿子,你放心,等晚上我给你托梦!”

  王宇峰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肩膀上凉飕飕的感觉有什么不对,心里满满的都是后悔和懊恼:“妈,我这次和你们一起去明江,我想给我爸烧纸。”

  王宇峰感动的直抹眼泪:“孩子,上学要紧,不差这十天半个月的,大不了我可以先借简观主的钱花。”

  简洛书都听不下去了,伸手把王宇峰叫了过来:“刚才你妈不是让你去买轮椅和日用品嘛,你赶紧去买,顺便多买点纸钱回来。”

  王宇峰还没反应过来,赵艳秋就赶紧催促道:“听简观主的,这次多亏了简观主我才找到的你,否则咱们母子还不知道哪辈子见面呢。”

  王宇峰听的一头雾水,不过想到养母若是要去临江的话确实要准备很多东西,赶紧拿着卡出去了。赵艳秋趁着有空,在狭窄的厕所里找到了澡盆,放了满满一盆温热的水后将邢春华抱了过去,等王宇峰回来的时候邢春华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收拾的利利索索了。

  王宇峰将东西拿了进来,把银行卡递给赵艳秋,脸上露出了窘迫的神色:“妈,这次花的是你的钱,等我寒假打工赚了钱还你。”

  赵艳秋一听这话就哭着锤了他两下:“你说这话就是挖妈的心了,你非要和妈算的这么清楚吗?以后不许再说什么打工还我钱的话,你放假回家陪我,我比啥都开心了。”

  王宇峰心里十分酸楚,他被拐走时已经六岁了,一直还记得一些和父母相处的片段。虽然因为时间过于久远忘了很多细节,但那种被父母宠爱的感觉还一直藏在他心里。

  王宇峰伸手将赵艳秋搂在怀里,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妈,我这就请假和你回家认认家门,再给我爸上坟烧纸。”

  “你这刚开学就请假不太好吧?”赵艳秋又想带王宇峰回家又担心会耽误他的学业:“这马上十一了,你十一再回家也是一样的。”

  王宇峰摇了摇头:“可是我爸……”

  “你爸也希望你十一回去。”简洛书打断了王宇峰的话,从厨房里找到一个不锈钢盆放在了地上:“你不是买了一包黄表纸嘛,就在这里直接烧给你爸吧。”

  “我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烧纸不是这样烧的。”王宇峰眼圈又有些泛红了:“其实我上坟是想和我爸说说话,我知道他听不见了,但是我还是想说给他听。”

  赵艳秋连忙说道:“你在坟上和你爸说他肯定能听见的,昨晚就是你爸给我托的梦说委托了简观主帮我找儿子,他的魂魄肯定还在这世上的,你说的话他都能听见。”

  邢春华也跟着点头附和:“小锋你好好学习,你爸会知道的。等你回家给你爸上坟时候推着我一起去,我也欠他一句对不起。都是因为照顾我,你才耽误了寻找父母。”

  王光福泪眼汪汪地看着简洛书:“观主你看他们都想见我,要不你借我张符纸呗,等我儿子烧了纸以后我还你。”

  “就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鬼!”简洛书无奈地从包里掏出一张符纸,认真地问王宇峰和邢春华:“你们俩真的要和王光福唠唠?”

  这问题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不过王宇峰还是点了点头:“给我爸烧纸的时候,我会多陪他唠一会的。”

  “那你先在这烧呢,烧完了你爸就能还我符纸钱了。”简洛书把手里的符纸递到空气里:“把这张符纸贴身上吧。”

  王宇峰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张符纸居然飘了起来,然后缓缓地停在了一个空中,随即一个身影从空气里显露出来……

  苍白的脸、厚重的寿衣,这一看就是鬼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