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46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节

  当简洛书的玉如意撞上魏老头的拳头时,不仅范曦曦,就连魏小龙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在玉如意上,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这玉通体透彻质地温润,一看就不便宜。一会要是碎了赶紧趁机捡一个大块的,能值不少钱。”

  “嘭”的一声,拳头和玉如意重重的撞在一起,简洛书左手放在背后,右手稳稳地端着玉如意一脸轻松的样子,而魏老头因大力的撞击连续后退了几步,然后左手抱住自己的拳头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简洛书掏了掏耳朵,戏谑地调侃道:“你们夫妻两个挺默契啊,居然还来了个二重奏。”

  躺在地上的魏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从地上艰难地坐了起来:“老头子你踩着我手了。”

  魏老头赶紧后退一步,这时才感觉到手骨火辣辣的痛,眼见着手背就肿了起来。

  “骨折了!这肯定是骨折了!”魏老头虽然不敢上前,但态度依然十分嚣张:“赔钱!没有十万这事完不了!”

  “赔钱?行啊!没问题!”简洛书环视了一眼,朝爱擦地又勤劳的跳楼女鬼万小凝努了下嘴:“你去和这老头谈谈赔偿的事。”

  万小凝是个特别爽快的姑娘,之前因抓到男友出轨闺蜜在怒气爆棚的时候脑子一热跳楼了,死了被困在家里的房子出不去,还差点被钟馗的画像给掐死。简洛书替万小凝把执念消了,不但带她离开了生前住的房子,还给她发了报仇许可证,让她拿着找前男友要债去。

  万小凝有了简洛书给的符纸和通行证当天就找她男朋友去了,并上演了长达近一个月的花式闹鬼,不但把前男友欠他的二十万钱要了回来,还把那对渣男贱女差点作疯了,每天都疑神疑鬼的,微微有点动静就以为是万小凝回来了,天天都是一副崩溃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互相埋怨,彼此都将过错推到对方头上,已经从奸。夫。淫。妇变成了一对怨偶。

  要完账的万小凝心情舒畅地回来了,看到如意观挺热闹想在上面多玩几天再去地府报道,正好赶上范思达要给女儿出气,最恨渣男的万小凝撸着袖子也跟着来了。

  刚才目睹了魏家极品的一家三口欺负范曦曦的样子她就气的直跺脚,但简洛书不发话她也不敢出手,好容易简洛书指派了个任务给她,立马掏出一张符纸贴身上,伸手抓住了魏老头的胳膊。

  魏老头正跳着脚要十万块钱呢,忽然感觉胳膊一凉,他下意识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是血的女鬼站在了他的身后,朝他露出了阴恻恻地笑容:“赔十万块钱是吗?我有冥币,你要不要?”

  “鬼啊!”魏老头熬的一声蹦了起来,魏母听到鬼这个字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房间里不止一个鬼,除了刚才掐她脖子的那个以外,还有一群看起来面目狰狞的恶鬼。

  魏老头想挣扎可压根就摆脱不了万小凝的手,硬生生地被她踹倒拽着头发拖了出去。

  魏母看到这一幕惊恐的直发抖,她看着身边一个个跃跃欲试的鬼恨不得立马就晕过去,免得把心脏吓碎了。

  简洛书看到魏母惊恐的眼神不禁笑了,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听说你赖在范曦曦的房子里不走,还把这家里的一切都当成你家的了?你们家人出生的时候是不是比别人都多了一层脸皮啊?”

  魏母咽了咽口水不敢说话,简洛书隔空画了一个符说了声“去”,魏母登时觉得喉咙一紧,不由自主地将心里话说了出来:“范曦曦嫁给了我儿子就是我们魏家的人,她的房子就是我们魏家的房子,我们不住这里难道要回老家住那破茅草房吗?当初我儿子追她就是看中她家产多又没有爸妈和关系近的亲戚给她撑腰的。”

  简洛书冷笑了一声:“你们挺会伪装啊,我听说刚结婚那阵你们还表现的挺好相处?”

  魏母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可嘴里却控制不住地将话都说了出来:“我们刚过来那会她怀着孩子呢,我们看着怀相像个男孩,所以才让着她。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争气,那么好的怀相居然生了个丫头出来。都生丫头了,难道还供着她哄着她?当然得骂两句打两下才能出气。这房子车子是她的又能怎么样,我儿子说了他都想好法子了,要是以后她真生不出儿子,他就把房子和车子弄到手然后再娶一个好生养的回来。”

  范曦曦觉得有些食不下咽了,她虽然已经和魏小龙翻了脸,但听到他这么无情的算计,仍然觉得心口窝堵得慌。将手里的勺子一摔,范曦曦也顾不得月子不月子了,她觉得这日子真的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魏小龙,你要有点脸皮现在就和我去离婚。”

  虽然家里有些邪门,但魏小龙心里的贪欲让他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婚姻:“不可能,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你死心吧!”

  范曦曦愤怒地将手里的碗朝他扔了过去:“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把房子给你,你别做梦!”

  魏小龙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说道:“曦曦,前几天我确实态度不对,但我那是因为太失望了的缘故没有控制住自己。我是不会同意和你离婚的,你就是起诉我也不同意,我都打听过了,第一次法院肯定不会判离婚的,更别说你还在哺乳期呢,法院看在丫头这么小的份上也不会轻易判离的。”

  范曦曦气的嘴唇都哆嗦了:“魏小龙,你说你怎么样才能离婚?”

  一瞬间,魏小龙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可他想到自己最终目的还是摇了摇头:“我不会离婚的。”

  简洛书安抚地拍了拍范曦曦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语:“剩下的事交给我,你回去喝汤,别浪费了你妈妈的心意。”

  范曦曦的眼泪流了下来,嘴唇微微动了动,可却不敢问出那个问题。

  简洛书笑了:“能给你亲手坐月子汤,她很高兴,你别辜负她的一片心。”

  范曦曦连连点头,心里的烦闷苦涩全都不翼而飞了,没什么比亲手吃到妈妈做的饭更让她高兴的。

  简洛书不想打扰范曦曦吃饭的心情,朝旁边的鬼示意的一眼,将魏母拖了回去,自己则拿用玉如意顶住魏小龙的脖子:“滚出去。”

  魏小龙忍不住往后躲了一下,面对有些邪门的简洛书他还真的有点打怵。尤其是这柄顶着他的玉如意,明明是一副磕不得碰不得的样子,可居然能硬生生的把他爸的手骨打碎,简直和这小丫头一样邪门。

  魏小龙被逼着退出了主卧,简洛书反手将主卧的门关上,将体内的混沌之气通过玉如意释放出来,快速地布下了一层结界。

  在结界里,不需要任何符纸,所有的鬼都一一现身了。魏小龙惊恐的看着十几个长相恐怖满身血污的鬼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他终于知道爹妈为啥那么凄惨的叫了,这也太吓人了。

  魏小龙终于后悔了,他欺负范曦曦就是觉得她娘家死绝了,没人给她撑腰。可他没想到的事,范家不但来人了,还来了这么多鬼,这也太吓人了。

  范思达走到魏小龙的面前,重重地挥了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混蛋东西,居然敢这么对我的女儿!你是不是当我死了?”

  魏小龙看着范思达的样子,瞬间和范曦曦给她看过的家人照片重合起来,这个鬼真的是范曦曦的父亲。

  面对范思达的质问,魏小龙欲哭无泪,可不就是死了嘛,要是不死也不会这么吓人啊!

  “岳父,你听我解释,都是误会!”

  范思达最近一直陪伴在女儿身边,早就恨的魏小龙牙痒痒了,之前他是鬼魂没办法对魏小龙下手,可今天有简洛书给撑腰,符纸阵法一一配齐,他要是不好好收拾这个小子都对不起简观主布的这个结界。

  范思达化身为死时的模样朝魏小龙扑过去,完全不给其他的鬼动手的机会。其他的鬼互相看了一眼,决定去给魏家老两口松松筋骨,好好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简洛书看了一眼客厅,漂亮的客厅被这老两口祸祸的不成样子,地上都是瓜子皮和烟头,茶几的侧面居然还蹬出来很多大脚印。

  简洛书嫌弃地摇了摇头,从包里拿出一本师父留下来的看相的书,一边看热闹一边快速地翻着,很快就找到他们相和的面相。

  简洛书啧啧地摇了摇头:“魏小龙这面相是典型的小人啊,面上无肉、深睛而凹额,一看就是奸诈恶毒的小人。不过幸好他脑子不太够用,又有小人得志的猖狂,再加上父母没什么智商,早早的把自己真实想法暴露出来。要是这魏小龙是个心机深沉的,范曦曦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死他们手里。”

  范思达听了下的手更狠了些,恨不得把他魂魄拽出来吞掉。

  简洛书看出范思达有黑化的迹象,连忙度过去一丝混沌之气让他冷静下来:“老范,这种人不值得你将下辈子搭上,你放心,他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

  范思达下手略微迟疑了一些,简洛书不慌不忙地说道:“从面相上看,魏小龙压根就没有生儿子的命,而且他这一生只有这一个女儿,且婚姻短暂,锒铛入狱,最后以乞讨为生,四十九岁那年冻死在桥下。”

  魏小龙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下意识冲着简洛书就吼了一句:“不可能,你骗我!我们经理昨天还和我说我表现突出,很快就有升职的机会,我压根就不会像你说的那么惨。”

  简洛书丝毫不以为意,伸手撵了一张符纸烧了起来,片刻后黑白无常凭空出现了。魏小龙一家这回彻底的想疯了,闹鬼就算了,还把黑白无常叫来是怎么回事,能不能不这么欺负人?这是炫耀你有门路吗?

  一家三口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绝望和恐惧,这黑白无常明显是和那个邪门的女孩一伙的,到时候人家把他们魂勾走了他们都没辙。

  黑白无常来了以后看着屋里的情况有些懵逼,随即朝简洛书拱了拱手问道:“简观主,叫我们来这里是何事啊?”

  简洛书拿如意指着魏小龙说道:“我算他是乞丐命,他居然不信我算的,你们来给评评理。”

  谢必安手心朝上往上一伸,手里多了一本生死簿,他一边翻一边说道:“我这本生死簿是简化版的,不如判官们的详细,不过大体命数还是能看出来的。”

  很快生死簿定格到其中一页,上面有个人像和魏小龙一模一样。谢必安核对了一下信息说道:“这人叫魏小龙是吧?他命不怎么好啊,一看上辈子就没做好事,不过从生死簿上看,他下辈子估计也没什么好命。”

  魏小龙绝望地抓紧了自己的大腿,牙齿都咬的生疼:“我月薪上万,怎么可能是乞丐命。”

  谢必安扫了他一眼,毫无感情地念道:“魏小龙,男,生于xx年xx月xx日,出身贫寒,人品低劣。二十五岁结婚后育有一女,次年离婚后孤独终身。在离婚后事业不顺、感情受挫,并因挪用公款、诈骗等罪名入狱,出狱后流浪街头以乞讨为生,49岁那边冻死在桥下。”

  简洛书拍了拍手里的书,一脸骄傲:“我就说我算的没错。”

  魏小龙听了谢必安说的两个罪名后脸色惨白,他是偷偷挪用了一笔工程款公款用来炒股,还以疏通关系安排进国企为由从他老乡那要了十分块钱。他本来想着年底前把工程款还回去就行,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被发现的可能性很低。至于老乡的钱更不用担心了,到时候就说钱差了一点被人顶名额了,老乡也没地方去核实去。本来托关系这事就说不清道不明的,别人也不知道这钱到底是花在了什么地方。

  本来都盘算的很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两件事坐牢?

  正在魏小龙惶恐不安的时候,简洛书弹出一张符纸,魏小龙眼睁睁地看着那张符纸钻进了自己体内。

  简洛书打开手机视频,将摄像头正对着魏小龙:“说说吧,你都做过什么违法违纪的事!”

  魏小龙刚想闭紧嘴巴,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和想法居然不受自己控制了,嘴巴一张一合的把自己这大半辈子做的坏事都说了出来,从小到大的偷钱经历,嫉妒比自己学习好的同学陷害人家作弊,还有导入病毒毁损别人的毕设论文,各种恶心的事举不胜数。之后挪用公款的事就更多了,从一开始的小额到后面的几百万,魏小龙是做梦都想发财啊。

  除此之外魏小龙在前两天还给范曦曦买了巨额的意外保险,之前投保杀妻的新闻给了他不少思路。他觉得这是一条后路,也不急的用上,等以后范曦曦要是真生不出儿子,他再走这一步,到时候吸取经验肯定能做的人不知鬼不觉的。

  魏小龙滔滔不绝的说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把自己的坏事说完了,符纸也在同一时间失效了,魏小龙瞬间瘫软在地上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你到底想干什么?”

  简洛书晃了晃手机:“现在是中午11点,我给你半天时间和范曦曦办好离婚手续,净身出户,一分钱不许留。今天之前,带着你的父母从这里滚出去。”

  魏父和魏母压根就不敢之声,他们也就敢和范曦曦嚣张一下,还真没胆子和满屋子的鬼闹腾,更没胆子和这个连黑白无常都能叫出来的女孩讨价还价。

  魏小龙脸色灰败,他后悔地闭上了眼睛,心里里充满了懊恼:“我不该和范曦曦翻脸的。”回忆起范曦曦生产后的一幕幕,魏小龙突然睁开眼睛朝魏父魏母咆哮:“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对曦曦又骂又吼,还天天撺掇我和曦曦吵架的,要不然我和曦曦不会走到这一步。”

  魏母压根就不敢反驳,她鼻青脸肿地缩在墙角一脸的委屈,在他们那个地方,谁家儿媳妇生了女孩不都得被婆婆丈夫说几句,怎么到这就不行了。

  魏老头更不敢说话了,他的手都肿的和馒头似的了,连动都动不了,以往无往不利的蛮不讲理在这里压根就不管用,因为这群鬼压根就不和你讲理,他们直接上手就揍。

  简洛书拿玉如意敲了敲魏小龙的脑袋:“别转移话题,就问你今天离婚你答应不答应?”

  魏小龙无力地点了点头:“我答应,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不能报警。”

  简洛书呵呵了一声:“还敢和我讨价还价,行,我不报警。七爷八爷作证,我要是报警死后下拔舌地狱。”

  魏小龙此时也没有选择的机会,他见黑白无常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只能选择相信简洛书。他爬起来推开主卧的门,正在喝鸡汤的范曦曦立马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魏小龙看着豪华大床和满是阳光的房间,后悔的情绪在心里蔓延:“曦曦,我错了,我保证没有下次,你能不能最后给我一次机会?”

  范曦曦垂下眼帘夹了一块樱桃肉放进嘴里,连搭理都没搭理他。

  魏小龙心灰意冷,以后他怕是再也住不了这么好的房子了。不过眼下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房子也比住牢房要好。

  “我同意离婚了,我们现在就去。”魏小龙深吸了一口气,绝望的想哭:“我同意净身出户,我的钱都给你。”

  范曦曦立马站了起来:“现在就走!”

  简洛书开车用最快的速度将两人送到民政局,两人终于在中午下班时间办理了离婚手续。魏父魏母哭哭啼啼的在一群鬼的监视下打包行李,其实也没什么装的,也就几件衣服而已,其余的东西都不属于他们。

  从民政局回来后,范曦曦亲自将魏小龙一家三口撵了出去,憋闷了小半个月的气终于吐了出来,瞬间觉得心情开阔情绪高涨。

  离婚简直是太开心了!

  魏小龙银行卡里的存款都转给了范曦曦,只能刷信用卡住进了连锁酒店,可还没等他们安顿完,警察找上门来,将一脸死灰的魏小龙带走了。

  魏小龙被拖出来的时候看着简洛书正笑吟吟地站在酒店外面,身后站着一群鬼全都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魏小龙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结局,愤怒地情绪瞬间压制住了恐惧,忍不住朝简洛书吼去:“你卑鄙,你骗人,你死后下拔舌地狱!”

  简洛书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我没报警啊,七爷八爷可以给我作证,我只是把你的视频传给你们公司的老总而已。当初我可没说不能把视频给别人,我说你有点蠢吧,你还不信!对了,忘了和你说,我恰好和你们公司老总有点熟,他接到我的电话就立刻报警了呢。”

  万小凝挥了挥手,笑的十分灿烂:“我负责跟踪你们,给观主提供你的准确位置!”

  范思达呵呵一声:“父母双亡又怎么样?我们照样能从阴间回来收拾你!”

  魏小龙喉咙一甜,一口瘀血喷了出来……

  真的是太狠了,他惹不起!

  第56章(捉虫)

  魏父和魏母踉踉跄跄地追了出来,看着儿子被压上警车后顿时傻了眼。他们俩也就是窝里横的主,在家里嚣张跋扈的,到外面还真没有让人看得上眼的能耐。

  警察看着这一家三口的惨状也有些奇怪,都鼻青脸肿的不说身上还到处都是黑色的手印,看起来有些慎人。

  带队的警察让同事将魏小龙塞进车里,一脸严肃地问魏父:“你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打架斗殴了?”

  魏父心里苦不堪言,这哪儿叫打架斗殴啊,这简直就是单方面殴打啊,他连还手的胆子都没有。以前在村里的时候他也见过娘家凶悍的人家,可现在想起来谁家也没有范家厉害,人都死了还能带着一群鬼从地府出来打架来,他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回见到这种事。

  要是知道范家这么能耐的话,他们说啥也不敢这么欺负范曦曦啊!摸着脸上的伤,魏父凄惨的流下了眼泪:“我是被鬼给打的。”

  警察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不要传播封建迷信,也不要信谣传遥,要有正确的科学观世界观,什么棍棒打鬼的把戏都是骗人的,千万不要信这些东西。你挨完打以后给了他多少钱?”

  魏父都傻了,被鬼打了还要给钱?现在这都是啥世道啊!

  “我没给钱呀!”魏父磕磕巴巴地说道:“就光挨打来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