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39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节

  简洛书看了眼手表:“马上就到法事开始的时间了,郝先生去忙吧,我带我的员工出去转转,中午替道长们准备两桌素席就行。”

  郝仁眼睁睁地简洛书领着一群人呼呼啦啦的走了,那个托着纸钱下车的王大爷跑的最欢实,那么大年纪也不怕崴着脚。

  郝仁的堂弟郝义看的有些傻眼,用胳膊肘碰了碰郝仁:“堂哥,你找的这个道观靠谱不?”

  “应该靠谱吧?”郝仁挠了挠头:“就是风格有点不拘小节,不过这个不重要,只要法事管事就行。”

  郝义撇了撇嘴:“我看那个女的就是个大忽悠,话说我大伯能给你托梦,这也太扯了吧。”

  郝仁摇了摇头:“这法事就是一个心理安慰,让老人看着踏实,让子孙表达一下孝顺,其实灵不灵验谁也说不好,就是那回事吧。我们当子女的把该做的都做了,自己心里踏实就成了。”

  “你说的也是。”郝义朝人群后面努了努嘴,压低声音说道:“要是真灵验的能让大伯来托梦就好了,老李家不总说大伯把你家后头那片林子输给他了吗?地契都在咱手里他倒是挺大脸,上次你要卖林子老李头还不乐意,也不知道咋好意思编出这种话来的。要是大伯真还能托梦,你让大伯和他好好掰扯掰扯去。”

  “成啊!”郝仁随口笑道:“等法事完事烧纸的时候我和我家老爷子念叨念叨,说不定还真好使呢。”

  ——

  郝家屿有山有水景色秀美,其实这种夏天玩水是最舒坦的,但是这一群鬼怕身上涂的粉被水冲没了都不敢下水。怕吓着人是次要的,主要是粉底液、气垫、散粉之类的都太贵了,涂一次争取多用几天,尽量不要浪费。

  下不了水就爬山,这里树多林密,较别的地方都凉快,因此附近来避暑游玩的人不少,上山的台阶上挤了不少的人。

  这些鬼们难得集体出游,不愿意和这群人挤,干脆直接往没怎么开辟的小路上拐。避开了游人的视线后这群鬼就撒了野,一个个都把身上的符纸撕了往深山凉快的地方飘。唯一的活人简洛书只能往自己的腿上贴上神行符这才跟上自己的员工。

  一群鬼恣意的在山中飘荡,在各个树里钻来钻去,甚至几个年轻的还玩起了捉迷藏。像王大爷和两位老大夫看起来就稳重多了,他们才不玩捉迷藏呢,有这放松的机会逮兔子多爽。就在一群鬼玩的开心的时候,简洛书忽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血煞之气快速的由远及近,一看这空气里的浓度就知道是一只厉鬼。

  简洛书的手有些发抖,继承道观以来遇到的鬼都是善良的居多,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血煞之气这么浓的厉鬼。

  “林寞,速带大家过来,有厉鬼。”简洛书一边说着一边将符纸扣在手心里,同时从背包里将玉如意抽了出来紧紧地握住。

  就在林寞刚刚将所有的鬼笼到一起的时候,就见一团红黑色的雾气快速地冲了过来。直到那团雾气到达简洛书的眼前,简洛书这才发现雾气里有一个身高巨大的厉鬼,而那红黑色的雾气是他身上散发的血煞之气。

  简洛书运转起体内的混沌之气,手里放在口袋里扣住符纸,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厉鬼。

  厉鬼嘎嘎地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不但从地府里逃了出来,还遇到了这么一群大补之物。”

  林寞感受到厉鬼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有些魂体发颤,但他依然坚持站到了简洛书的身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勇敢一些:“我们是如意观的,你要是聪明就速速离开,否则的话阴阳两界肯定会联手诛杀你。”

  “哈哈哈哈,既然是如意观的那就更是再好不过了。谁都知道如意观历届观主都有些奇异之处,我吃了你们这群鬼还有你们的观主一定会实力大增的。”厉鬼哈哈大笑,表情看起来十分狰狞:“我从地府杀鬼差逃出来早就成了地府诛杀的对象了,所以我更得把你们吃了,免得你们成为地府的助力!”

  厉鬼呼啸着朝林寞扑去,林寞被血煞缠住毫无法抗之力,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厉鬼吞了的时候,忽然感觉一股大力将自己推了出去。

  林寞跌坐在地上后赶紧抬起头来,只见简洛书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沓符纸,劈头盖脸的朝厉鬼丢了过去,瞬间厉鬼周围雷声大作、电闪雷鸣、火光四溅、大雨滂沱。

  厉鬼怒了:“你又是打雷又是放火又是下雨的想干嘛?就不能一张一张的扔吗?”

  简洛书:“森林防火,人人有责!”

  第46章

  这个厉鬼名叫单武江,生前是个大毒枭手上沾着不少人命,做人的时候心狠手辣,当鬼以后更是变本加厉,要不然也不敢做出杀死鬼差吞其魂魄这种事。

  押解厉鬼到十八层地狱的鬼差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每个鬼差都凝聚着至少上百年的阴煞之气。能将这样的鬼魂吞噬下去,不说其本身的实力,就光阴差的这些阴煞之气就让单武江强大了数倍,像林寞这种普通的鬼魂只要被他阴煞之气缠住,直接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单武江尝到了吞噬鬼魂的好处,在从地府逃出来抢了一个鬼魂的符纸后本想在附近找一些落单的鬼魂,可随即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传来,似乎有可怕的东西在追查他的行踪。

  单武江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立马调头就跑,一路狂奔,快的就像一团迅速移动黑雾。好容易觉得离那个追赶他的鬼差远了点的时候,他正好察觉到这森林里有鬼气,看那阴气的浓郁程度怎么也得十来只鬼。当时单武江就馋了,想趁着这机会再吃掉几只鬼增强自己的实力。

  像林寞这种普普通通的鬼魂单武江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可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观主,扔符纸就和变魔术扔扑克牌似的,铺天盖地的让他躲都躲不过去。

  单武江变成一团黑球左闪右躲,可躲过了这张雷符就撞上了另一张火球符;那边的火球符还没烧完另一张击雷符就砸过来了,眼看着好容易吞噬魂魄得到的阴气被雷劈火烧了大半,还不等喘口气平复一下就飘来一朵云彩,对着他一阵猛浇,旁边还有飓风围着他打转,连跑都跑不了。好容易等火灭了雨歇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另一波轰炸又开始了……

  林寞一群鬼远远地站着,傻愣愣的看着那个厉鬼被观主折磨的像疯子一样。而观主好整以暇的拎着她的背包围着厉鬼打转,随时往厉鬼身上补一摞符纸。

  孙墨墨看的眼都直了:“观主这是带了多少符纸出来啊?”

  林寞吞了吞口水:“观主好像把这两天画的符纸都装包里了。”

  孙墨墨想到自家观主画符的速度,同情地看了眼厉鬼:“这位大哥也太想不开了,咋自己往死路上寻呢。”

  马振华啧啧了两声,一脸的感叹:“不过这大哥挺能扛啊,要是搁我在里头早都魂飞魄散了,可他居然扛到现在还没死。”

  被符纸包围的单武江听的心都碎了,他吃了六个百年鬼差才积累起来的血煞之气啊,就这么会儿功夫都快给劈完了。

  就在他这一走神的功夫,简洛书看到单武江后背位置的血煞之气形成的防护破了一个洞,她快速的挪过去补了一张击雷符,一个巨雷响起,单武江身上的血煞之气彻底消失,魂体被炸的乌漆嘛黑的。

  厉鬼的保护层没了,简洛书的符纸也都用完了,世界也变的一片安静。

  单武江身上的血煞之气全部耗光,魂体的阴气也比以前少了大半,他怨恨地看着简洛书,黑乎乎的脸上一片狰狞:“你的符纸用光了吧?傻眼了吧?现在该轮到我动手了!”

  他一步步朝简洛书走来,身上的黑气随着他的脚步快速的增长:“你毁了我的血煞,伤了我的魂体,我要把你的肉体和魂魄一起生吞下去,让你永远的成为我的一部分。”

  林寞、马振华一群鬼魂见状纷纷冲了上去将简洛书挡在身后,和单武江撕打起来。

  单武江的力量虽然没了大半,但他身为厉鬼本身就比普通鬼魂的力量要大很多,就算是林寞这十来个鬼团团围着他也不过只是势均力敌而已。

  单武江很快发现自己靠打斗有些束手束脚,他立马改变了思路,不顾其他鬼的围攻,而是张大嘴朝林寞扑去。受点伤没什么,只要他吃掉一只鬼魂,这些伤势就会不治而愈,他的力量也能增加,到时候这些鬼包括那个女人都得成为他腹中的食物。

  林寞眼睁睁看着那张吐着黑气的大嘴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他躲避不及的时候一只手抓着他的领子再一次把他扔了出去。

  林寞昏头昏脑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简洛书伸手把厉鬼的脑袋按在了地上,手里拿着一把玉如意劈头盖脸的朝厉鬼锤去。

  脑袋被按在地上胖揍的单武江一脸懵逼的被锤的嗷嗷直叫,他自打死了以后无论是被鬼差捆绑还是刚才和鬼魂打架都感觉不到疼痛,可这观主也不知道使的是什么玩意,每锤下来一次就能感觉到刺骨的疼痛不说,魂体里的阴气也随着这一下下的殴打在飞快的消散。

  最可怕的是被按住脑袋以后他居然没有挣扎的力气了,也不知道这女的是什么怪物,居然自动吞噬他魂体里的阴气,简直就像是他的克星一般。

  单武江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劈天盖地的锤了十几下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迅速的流逝以后顿时觉得害怕了。他现在完全没有吞人魂魄的心思,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逃出去,要不然今天自己很可能再死一回。

  努力了几下单武江发现自己挣脱不开简洛书的手心,干脆试着将脑袋钻进地里,想土遁从这里离开。

  简洛书打着打着看着鬼的脑袋没了,不由地愣了一下,松开手蹲下去好奇的观察。感觉到自由的单武江心里大喜,迅速聚集自己的魂体里的阴气努力朝地里拱去。

  几乎是几秒钟的功夫,单武江就将大半个魂图钻到了地底下,眼看着就差最后一点了,他忽然感觉到脚腕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单武江瞬间就哆嗦了,他努力地向前伸手,试图住住身边的土壤,可是一切挣扎似乎都是徒劳,他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泥土迅速的后退,自己被人硬生生的从土里拽了出来。

  在看到光明的一瞬间单武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绝望,也终于明白了鬼片里演的人被鬼抓住脚腕是啥滋味了。就这感觉,别说是人了,他一个厉鬼都有些扛不住,简直太吓人了。

  简洛书抓住单武江的脚腕把他从土里拽了出来,有些不满的拿玉如意戳了戳他的肚子:“这就想走,早了点吧。我听说手中有命案的人在死的时候是有鬼差直接押解,不允许在世间停留的,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单武江死咬着牙不肯说话,简洛书冷笑一声随手把他扔在地上,一只脚踩住了他的后背,手里的如意狠狠地砸了下去:“我让你跑!你再跑一个我看看!”

  单武江被揍的嗷嗷直叫,如意观的鬼员工们不约而同的抱住了自己的魂体,随着单武江的叫声颤抖了一下又一下。

  孙墨墨:“…………还好我是个好鬼!”

  林寞:“…………还好我到如意观的时候观主才刚继承如意观,要不然我也得挨揍。”

  马振华左右看看,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是不是得感谢观主当初在鬼屋的时候给了我解释的机会,没直接动手?”

  林寞一边哆嗦一边感叹:“我们真的是太幸运了。”

  有幸运的参照物对比,单武江觉得自己特别的不幸,他的阴气已经被揍飞了大半,现在他就是想逃都没力气逃了,最可怕的是那个让他感到毛骨悚然一路追捕他的鬼差似乎已经到了附近,他这次是真的完了。

  ——

  秦思源接了通缉令以后掐算了厉鬼的方位后开着跑车直接向厉鬼逃窜的地方追去,开跑车追鬼的好处就是比较省劲,可也有麻烦的地方,就是不像贴神行符那样灵活。不过以秦思源多年抓鬼的经验来说,厉鬼无论往什么地方钻都无所谓,反正他能直接掐算出厉鬼停留的地点来,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把他抓回来。

  只是没想到这次的厉鬼到是挺聪明,知道往山上跑。秦思源把车停到山脚下正准备上山的时候忽然停住了,他敏锐的朝山顶的位置上去,那里明显有灵气波动的痕迹,像是刚用过符纸。

  秦思源随手掐了个法决从空气中抓取了一丝即将消散的灵气在手里一捻,脸色顿时就变了,这是师姐画的击雷符。

  秦思源不敢再耽搁,立马往身上贴上神行符,体内的灵气快速的运转起来,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看不到身影了。

  越往上山上走越能感觉到符纸引发的灵气波动的气息,眼看着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所有符纸的声音突然消失了,空气里的阴气瞬间暴涨了一倍。

  坏了,师姐的符纸用光了。

  秦思源心里一紧,眼睛瞬间变得血红,一股飓风平地升起,半托着秦思源快速朝山中速移。

  简洛书打的正上瘾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更强大的气息从远处朝自己逼近,她回头看了看,拿着玉如意将单武江的脑袋给拨了过来:“你同伙来了?”

  单武江奄奄一息地看着自己被揍的半透明的魂体,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想说什么。简洛书见状轻哼了一声,重重地在他腰上一踩,气势汹汹地说道:“别以为你来了同伙就能救你,我现在打的可顺手了,别说来一个,就是十个我都能给揍趴下。”

  被踩的没有反手之力的单武江心里一片凄凉,没想到自己凶残了一辈子,死后居然让一个小姑娘给揍成了这样。早知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跟鬼差进十八层地狱呢。

  进地狱的话也就受一千年的刑罚,等受完刑投了胎还是一条好汉。可落这丫头手里就不一定了,单武江觉得自己可能会被直接锤的魂飞魄散。

  他挣扎着回头看着简洛书手里那柄温润的玉如意,心里满满的都是疑惑,明明看着是挺古典挺温柔的物件,打起鬼来怎么就这么疼呢!

  眼看着简洛书手里的玉如意又举了起来,单武江是真的怕了,两只手下意识的抱住了脑袋:“求求你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你还是叫鬼差来抓我吧。”

  “想的美!”简洛书手里的玉如意重重地锤了下去:“有我在还用的着鬼差?说,来的那个是不是你的同伙?”

  “不是,我没同伙。”单武江一边捂着脑袋一边躲闪:“那个是来……”

  话还没说完,简洛书挥着玉如意的手停了下来,她看着几乎是飞到自己视线里的秦思源愣住了。

  单武江趁着这个间隙哭着解释了一句:“大师,我真的没有同伙。”

  “我知道。”简洛书呆呆地看着秦思源脚底下的旋风说道:“因为他是我的同伙。”

  单武江:“…………”

  真的好想哭!

  第47章

  秦思源冲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等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师姐弟呆滞的看着对方的情况都一脸懵逼,站在一边的鬼们彼此使了个眼色,齐刷刷的往后飘了几米,都一脸同情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厉鬼:夭寿哦,大佬隐藏了这么久的事居然因为你的缘故暴露了,这回可比进十八层地狱还惨啊。

  不过说起来大佬居然比他们猜测的实力还可怕,就这强大的气息估计和鬼王站在一起也不差什么吧?

  感受到一波又一波同情的目光,单武江躺在地上像死鱼一样动都不敢动,那股强大、危险又带着些熟悉的气息已经充分昭示了这人就是让他避之不及的大佬。只是没想到那位大佬居然和揍他的这个姑娘是同伙,他这不是自投罗网嘛!

  单武江心里酸楚的都滴血了,一时没忍住呜咽出声了。这一声轻微的哭泣惊醒了秦思源,他顺着简洛书的视线缓缓地低下了头,这才看到了自己脚底下静止不动的风环。

  秦思源心虚的将身上散发出来的令人测目的强大气息藏回体内,脚下的小旋风也无声的消散了,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心翼翼的笑容,两个小酒窝看起来格外可爱。

  一群鬼远远的看见秦思源乖巧的样子,不约而同的拿手捂住了脸:大佬太不要脸了,都露馅了居然还再装小可爱!

  秦思源小跑了过来,一脸萌萌哒的笑容:“师姐好巧,你们也在这里啊?”

  简洛书终于暂时放过了被捶打的奄奄一息的单武江,慢悠悠地走到了秦思源的面前,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我记得你和我说你要和导师做项目?你不会想告诉我你们的实验室设在这山里吧?那你导师和同学们在哪儿呢,领我去见见呀!”

  秦思源头上的汗都出来了,一边擦着汗一边努力维持着脸上可爱的笑容:“不是,那个,项目没开始呢。”

  “没开始啊!”简洛书点了点头:“这个理由挺好。”她围着秦思源转了一圈,低着头看着他脚底的运动鞋:“刚才你踩的什么呀,跑的和像飞机起飞似的,你们实验室这是给你安了个风火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