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32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节

  范无咎笑了:“这表面上看是为如意观工作,但实际上是为地府增加信仰和香火,是功德无量的大事,也能为他们自己积攒阴德。”

  阴德是投胎的关键因素,像这些名医治病救人无数已经能投三世的好胎了,阴德对于他们就是另一种加分项,积累到一定分值是可以自行选择下一辈子的人生,无论是高官厚禄或是亿万富豪都有可能。

  张盼男留下宣传、主题活动策划、直播以及演职人员开会,其他人则有林寞带着去槐树里暂时休息。

  槐树里虽然房间多,但每个房间都足够大,隔音效果也好,完全可以做到互不打扰。不过整棵槐树总共也没住几个鬼,可供选择的房间简直太多了。

  道长们单独选了一支经脉,这样他们和别的鬼相对来说更加独立一些,另外还可以打通几个空房间作为交流道法的地方;医生们觉得这个方法挺好,也单独选了一根树枝,中医们住在南边,西医们住在北面,空着的房间也随便他们用。

  几名厨师更喜欢热闹一些,所以都选择了和林寞当邻居。看着槐树里面忙忙碌碌收拾东西的鬼魂,老员工林寞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如意观真的是越来越热闹了。

  ——

  秦思源回到如意观的时候看到的就一番繁忙热闹的景象,道观被打扫的焕然一新,空着的偏殿都收拾出来,作为工作人员的工作室。

  两名老中医在化妆师的精心打扮下看起来容光焕发,他们在东岳大帝大殿前的院子里摆了遮阳伞和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旁边还有个义诊的牌子,已经有十几个人拿着号牌坐在树荫下等着叫号看病了。

  秦思源看的一头雾水,一边走一边回头,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进错道观了。

  旁边一个大妈看他懵逼的样子还热情的指导他:“老大夫旁边的小伙子那可以拿号,免费的不要钱,晚了可就没号了。”

  秦思源顺着老太太的手指看了过去,林寞尴尬地挤出一丝笑来:“大佬您回来了!”

  秦思源走到林寞旁边朝那群喝着绿豆汤聊的飞起的大爷大妈们努了下嘴:“这是怎么回事啊?”

  林寞轻咳一声,压低声音说道:“观主打造的阴间主题道观今天重装开门,您回来的正是时候。”

  “阴间主题道观?”秦思源狐疑地看了林寞一眼,有些不明所以,可等他到了后面就发现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了。

  如意观第一大殿供的是东岳大帝,后面的大殿供的都是阴间的鬼神,之前的时候前殿和后面的大殿都是通着的,如今通往后面的路上砌了墙,只留了一扇月亮门供人出入。

  秦思源看了看月亮门旁边的提示牌,上面写着阴间道观四个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有心脏病、高血压、老人、小孩以及胆小的游客切勿进入。

  秦思源笑着摇了摇头,师姐真的是越来越调皮了!

  一迈进月亮门就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秦思源敏锐地朝脚下一看,便知道这里设了一个屏蔽阳光的简单小阵法。

  到了后院秦思源觉得更奇怪了,十几个青白脸色的道士在北阴大帝的殿里举办法会,大殿外面围了不少打扮成人的鬼观看,其中还有个主播举着手机在直播……

  在后面的大殿供的是十殿阎王,一群的打扮成鬼差的鬼在这里走来走去,那些造型逼真的就像真到了阴间似的。

  这是要闹哪样啊?

  秦思源四下望了一眼,看到了角落里的孙墨墨,一招手把她叫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孙墨墨压低声音说道:“今天除了大爷大妈来义诊以外没多少人来,观主从阴间请了一批鬼化了妆当托。现在的人都有从众心理,清静的地方没人去,一般都是看到哪儿人多就想往哪儿凑热闹,所以我们必须得把氛围炒起来,让大众知道有我们如意观这么个好地方。”

  两人正说着,一个鬼主播举着手机兴奋的靠了过来,嘴里喋喋不休的介绍着阴间的常识。秦思源扫了一眼他的直播界面,居然有不少人在收看,打赏嗖嗖的占据了整个屏幕。

  孙墨墨看的羡慕极了,这外快赚的不少啊,主播果然是个赚钱的职业!

  秦思源没怎么留意主播,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观主在哪儿呢?”

  孙墨墨指了指寮房的方向:“观主在寮房看书呢。”

  秦思源点了点头转身避开着这群牛鬼蛇神推开了通往寮房的小门。一进院子,秦思源就看到简洛书正懒洋洋地趴在窗口闭着眼睛晒太阳,一副快睡着的样子。

  秦思源不由地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轻轻地伸出手捏住了简洛书的鼻子:“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睡。”

  简洛书睁开眼睛看到秦思源顿时激动坏了,连门都不愿意走直接踩着椅子从窗户里跳了出来,伸手把秦思源狠狠地抱了一下,又重重地在他肩膀锤了一拳:“师弟,你到底跑哪儿去了?你都快急死我了知不知道?”

  秦思源任由简洛书锤了他一顿后才解开背包,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石匣子将它打开:“师姐,你看我给你找的法器。”

  简洛书惊叹地睁大了眼睛:“好漂亮的玉如意!”

  看到简洛书如获至宝的表情,秦思源满足地笑了:“我觉得这柄玉如意特别适合师姐的气质。”

  简洛书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她小心翼翼地取出玉如意握在手里,狠狠地朝空气做出了一个击打的动作:“嗯,这玉如意用着就是好使!就是不知道结不结实?”

  秦思源:“…………”

  第39章一更(捉虫)

  最近几段关于一家如意观的短视频突然火了起来,相对于别家道观的肃穆,这家道观显得十分另类。

  从视频来看,到了这家道观就和到了阴曹地府似的,殿里供的都是阴间鬼神不说,还有专门的演职人员现场将人死后魂魄进入地府全过程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据拍视频的人介绍,这些演员化妆成死人的样子都十分逼真,虽然看起来不如鬼屋里的鬼恐怖,但离着近一些就能感觉到阴森森的气息。

  除此之外,这家道观的十几名老道士也打扮成了鬼的样子举行法会,最让人惊叹的是一个游客误入了道观最后面的菜园,发现菜园里的老大爷也是鬼的打扮,这让游客十分赞叹这家道观简直太注重细节了,良心道观。

  最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在夜幕降临以后,道观里会有鬼市,打扮成鬼的模样的人将自己的商品随意摆在地上,稀奇古怪的什么都有,也算是这家道观的一大亮点了。

  如今已经进入农历七月了,七月半鬼门开是很多华国人熟知的俗语。相比于国外众人狂欢的万圣节,同样是鬼节的七月半就略微有些尴尬,似乎除了祭拜一下先人以外就没有别的活动了,甚至老一辈人都比较忌讳这个日子,一进农历七月就叮嘱在外面工作的子女孙辈晚上要早些回家。

  年轻人是不信这个的,他们是哪里有热闹往哪里凑,一看这道观挺有趣的,而且还不收门票,很多人都心动了。而不少游客从道观外面路过时看到里面十分热闹,也跟着走了进去。

  张乔楠和男友席正泰就是如此,俩人吃了晚饭来古街逛街,路过道观的时候看到有不少人都往里面走,张乔楠拽了一下男友:“咱也进去看看。”

  本来就是闲逛,逛哪里都无所谓,俩人也跟着人流走了进去。

  如意观的第一大殿是供奉的东岳大帝,相传东岳大帝主掌世人生死、贵贱和官职,是万物之始成地。

  白天东岳大帝殿前有名医义诊,晚上这里虽然空了出来,但也没有挪作他用,而是点亮了灯,把这里照的亮如白昼。

  东岳大帝殿外的台子上摆着满满的香,随人取用。

  既然进来了,就按照道观的规矩来,张乔楠和席正泰也点了三炷香排队进了大殿里,拜过以后将香插在殿外的香炉里。

  从大殿里出来,席正泰看着从门外进来的络绎不绝的游客,有些奇怪地嘀咕:“这家道观晚上也这么多人?难道格外灵验?”

  张乔楠挽着席正泰的胳膊顺着人流往后走去:“管他灵验不灵验,逛就完了!”

  绕过大殿后面,一个新砌的墙和一个精致的月亮门挡住了去路,月亮门旁边还立了一个牌子:阴间道观。

  说起来如意观一共有五个大殿,最前面的大殿供着东岳大帝,第二座大殿供的是北阴酆都大帝,第三座是五方鬼帝、后面两座是罗酆六天和十殿阎王。

  如意观建成时间早,每个殿前的院子都很宽阔,这多久导致整个道观纵深很长,后门已经到了后面的街道上。若不是因为是古建筑,就凭如意逛之前那落败劲儿早就被拆了。

  这次如意观的阴间主题道观是围绕着后面四座大殿开展的,前面三座大殿前经营的是各种摊位,十殿阎王前的院子里则是阴间主题表演。

  有来过的人熟门熟路的给同行的人介绍,席正泰听了以后忍不住和张乔楠耳语:“这是道观啊还是鬼屋啊?感觉这家道观不怎么正经啊!”

  张乔楠笑着拍了他一巴掌,两人说说笑笑的跨过月亮门,一进到里面就仿佛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和前面大殿亮如白昼不同,这里全靠挂的满满的灯笼照亮,有红的有白的,样式还挺老旧,不知道是清了哪家的库存。要是别的地方大晚上这种样式的灯笼看着多少都有些瘆得慌,但是这里以鬼为主题搞活动反而感觉十分的应景。

  而来如意观的人似乎都为了这里而来,摊位一个连着一个的,人群里还夹杂着不少鬼差模样打扮的人在维持秩序。席正泰和张乔楠来古街逛就是为了热闹,看到这里人这么多感觉像是挖到了宝藏一样。

  道观里的摊位都是挨着墙的位置摆的,把另一边大殿的位置都空了出来。两人一进来就看到大殿前有不少人在排队烧香。

  相比大殿里的肃穆来说,大殿对面的摊位就显得随意多了,有的拿块破布直接铺在地上席地而坐,讲究点的摆个桌子坐在了板凳。后面的摊主的模样更是千奇百怪,有的像出了车祸的,有的像吊死鬼,有的一看就是被水泡肿了的,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倒是能看出样貌,但一个个也是寿终正寝的样子。

  席正泰是文化公司上班的,以前也参加过不少cosplay的活动,他看到所有摊主都角色扮演成鬼的模样顿时来了兴致,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几位,十分赞赏地竖起了大拇指:“化的真好,看着一点都不出戏。”

  车祸模样的摊主听了席正泰的评价后灿烂的一笑,伴随着笑容脸上的血又顺势流下来了一股:“随便看随便选啊,拿木牌可以打折。”

  虽然有心理准备席正泰还是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这哥们太敬业了,整的这么逼真,大晚上的有些吓人。

  车祸鬼:“哎别走别走啊,我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小玩意,喜欢的买回去回家玩啊。”

  席正泰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来问道:“不买东西能合影吗?”

  “必须能啊!”车祸鬼冲着镜头竖起两根手指,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茄子!”

  席正泰拍完照看了眼效果,嗯,十分惊悚,下次公司搞万圣节活动就请这位大哥了!

  席正泰一边把照片发到公司群里一边问车祸鬼大哥:“哥们,我文化公司的,你以后接不接这种扮鬼的活?”

  车祸鬼大哥乐坏了:“接接接!装活人我心里没底,但是扮鬼这事我经验丰富啊!”

  席正泰拿出了手机:“那我们加个微信?”

  车祸鬼羞涩地摆了摆手:“我没手机,你到时候直接到这里找观主就行,我们接活得观主同意才行。”

  旁边闲着没事玩自己绳子的吊死鬼大姐看了以后十分眼热,主动朝席正泰招了招手:“小哥,来和我拍照不,不要钱!”

  席正泰赶紧过去站在吊死鬼大姐的身边,还伸手把她的绳子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吊死鬼大姐表情微妙地看了他一样,这小伙子虽然长的一般,没想到还是个傻大胆。

  拍完了照片,席正泰朝大姐挥了挥手道了声谢,和张乔楠手拉手继续逛摊位。很快张乔楠在一个摆着精美刺绣的桌子前停了下来,上面摆着漂亮的双面屏,各种图片的丝绸手帕,每样看上去都像是艺术品一样。

  坐在桌子后面穿着精美服饰的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她:“喜欢什么随便挑,都是我自己绣的,我打十几岁就和我娘学这个,足足绣了一辈子呢。这可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以前还上过电视呢。”

  张乔楠拿起一个孔雀开屏的双面屏爱不释手:“真的好漂亮啊,这个多少钱啊?”

  老太太笑呵呵地说道:“这个双面屏有两种付款方式,一种是直接给五百块钱,另一种是四百块钱外加一炷香。”

  张乔楠懵了:“四百块钱外加一炷香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指了指自己身后大殿说道:“就是去大殿里替故去的亲人拜一拜祈个福,就能在香炉旁边的道长那里领一块写着‘已烧香’的小木牌,可以当代金券使用。”

  席正泰忍不住指着一块手帕问道:“这块手帕可以用那个木牌当代金券吗?”

  “可以啊!”老太太耐心地说道:“不过这块手帕是一百六十块钱,木牌能抵三十块。这个木牌在所有摊位上都可以使用,你们买东西之前多去烧几炷香,能省不少钱呢。”

  这么一说张乔楠听明白了,反正木牌是代金券,商品贵就抵的多一些,便宜的东西就抵的少一些。

  席正泰搓了搓手:“楠楠,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领一些木牌回来。”

  老太太好心的提醒道:“阴间道观里的每个大殿都可以进香,香是免费的,直接问工作人员领就可以了。进殿要心诚,好好跪拜鬼神,记得为先人祈福。”

  席正泰点了点头赶紧往后跑去,最前面的供奉北阴大帝的大殿排的人太多,他机智的跑到了最后面去阎王殿那里排队。席正泰刚站稳就有一个打扮成鬼差样子的工作人员挨个给发香。

  排了大概五分钟席正泰终于进了阎王殿,里面是十殿阎王的法像,他挨个拜了拜,出来以后将香插在殿前的香炉里后领到一个小木牌。

  席正泰看着这摊位实在是不少,他索性挨个殿都跑了一趟,半个小时后拿着十来块牌子回来了,得意的朝张乔楠晃了晃:“够不够用?不够一会我再去排。”

  张乔楠在这段时间里已经把每一个帕子和双面屏都欣赏了一遍,她把刚才看好的孔雀双面屏拿了出来,又挑了两个手帕。

  老太太从摊位下面拿了两个印着如意观的牛皮纸袋子递给她:“一共是五百六十元,三个牌子。”

  席正泰一边帮张乔楠把东西装起来一边顺嘴一问:“奶奶,能便宜点吗?”

  老太太笑呵呵地摇了摇头:“已经是很便宜了,就我绣的这双面屏,你在外面至少得五位数才能买到,我这个价格连成本都不到。”

  席正泰不信:“要是不到成本价你图什么?”

  老太太笑道:“我不图赚钱,就是图个热闹,图个能上来闻一闻新鲜的空气。我和你说小伙子,你今天买到就是赚到了,下回你再想买还未必能碰的到我了呢。”

  席正泰哈哈一笑也没当真,调侃地说道:“这里这么热闹您不得天天来啊?”

  “我倒是想天天来,但是我们那还有更多想来的在排队呢,这得轮流的。”老太太将摊位上的二维码递过去,语重心长地嘱咐道:“你们年轻人趁着时间多最好学点手艺特长之类的,要不然以后想摆摊都没资格。”

  席正泰和张乔楠嘻嘻哈哈地付了款走了,等连续转了几个摊位以后发现老太太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这里摆摊的除了一些卖古董卖野物的以外,其他的几乎都是民间手工艺人,以前遍寻不到的东西在这里几乎都聚齐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