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31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节

  消息发出去半天没有回话,简洛书有些坐不住,快步来到空空的偏殿里烧了一把纸,不到一分钟黑白无常就上来了。

  谢必安:“观主,这次要带什么鬼魂上来?”

  简洛书往盆里塞满了黄纸和香烛,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不带鬼魂,我这次是想和你们打听个私事。我师弟秦思源外出一个多月了说去是要找法器,之前还和我有联系,可是自从三天前就没有音讯了。我担心他是不是遇到厉鬼了,也害怕他出什么事,想问问七爷八爷这两天有没有我师弟的消息。”

  谢必安和范无咎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有些微妙。

  秦思源遇到厉鬼哭的应该是鬼好吗?

  自打五年前老观主将秦思源推荐给地府后,地府的鬼差都轻松了不少,这通缉厉鬼的活秦思源一个人就搞定了。

  近五年地府通缉的在逃厉鬼百十分之八十是秦思源抓回来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秦思源没控制力度给整的魂飞魄散的。

  判官和阎王爷对秦思源是又爱又恨,有他在,世上在逃的厉鬼少了,阳间安全了;头疼的是抓厉鬼的时候拳头就不能稍微轻点嘛,动不动就把厉鬼揍的魂飞魄散了,那厉鬼不要面子嘛!

  谢必安和范无咎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也不知道秦思源是怎么想的,明明是捉鬼大佬,非得假装自己是菜鸡,难道这样比较可爱?

  秦思源心机真的太重了!为了哄小姐姐简直不遗余力!

  简洛书看到两鬼互相挤眉弄眼的样子,心里哇凉哇凉的:“难道我师弟死了?他的魂魄在哪儿?”

  谢必安赶紧摆手解释:“没有没有,你放心,这小子命大着呢。一般法器都是上古留存下来的威力比较大,而这种法器周围都有各种残留阵法。他要是进了这种阵法里一时半会联系不上是正常的,等他取到法器自然就回来了。”

  简洛书顿时松了口气,笑的和花似的灿烂:“没事我就放心了。”

  见简洛书不再问了,谢必安和范无咎跟着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不敢把秦思源的底说漏了,万一那小子真生气了,他俩也扛不过他的揍!

  简洛书把手里的香烛都放到盆里,有些歉意地冲两位鬼差点了点头:“麻烦七爷八爷跑一趟了。”

  “没事没事,应该做的,再说我们也正好有事找观主。”谢必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最近地府滞留的鬼魂太多,除去在外游荡的鬼魂以外,光地府的鬼魂投胎至少就得排七八年才能送走。为了丰富鬼魂们的生活,我们地府也建了商场、饭馆、健身房、电影院啥的,但这也只能解决一部分鬼魂就业问题,大部分鬼魂还是没有工作。观主你那有赚钱机会或者合适工作可以介绍给我们,我们一起努力让所有的鬼都实现再就业。”

  范无咎补充道:“闲得生事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地府里的大部分鬼都是品行不错的,要是在等待投胎期间闲的惹了事或者被洗了脑就太亏了,我们这也是为了地府稳定。”

  简洛书的脸僵住了:“可我这个道观没什么人气,实在是用不着那么多员工啊。”

  “我知道我知道,没说都送道观来。”谢必安连忙说道:“我就是先提一嘴这事,等观主知道哪里大规模用鬼了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安排的保准都是品行上佳的鬼。”

  简洛书有些纠结地问道:“这么多鬼出来没事吗?会不会扰乱阴阳秩序什么的?”

  谢必究笑了:“放心好了,我们派出来工作的鬼都是经过在判官那得到上等评价的鬼,他们会遵守派遣工作相关的规定的。再者说了,死后在外面游荡的鬼也不少,只是人们看不见他们而已,只要不作恶不害人就没关系。”

  简洛书十分感叹:“地府包容性可真强啊!”

  “那是,现在们也要与时俱进嘛,时代在进步,我们地府也在进步!”谢必安抱着一盆纸钱和香烛笑的无比灿烂:“工作的事还劳观主多上心了。秦思源你放心就行,他指定没事,过两天肯定活蹦乱跳的回来了。”

  简洛书心里踏实不少,目送两个鬼差离开后她也没回寮房,而是在道观里转了一圈。

  外面的街道依然是熙熙攘攘的游人,也有一些吃完晚饭出来遛弯的附近居民,如意观的大门就那么敞开着,随时欢迎游客前来参观。

  不过很多游客伸进头来看一眼,看着黑乎乎的道观里头零星挂着一些红色白色的灯笼,愣是没有人敢进来。

  简洛书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咋就没人来参观呢?我这里真不要票!

  正在简洛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张盼男两口子来了,一见到蹲在门口的简洛书立马兴奋地奔了过去:“观主,您这里还需要员工吗?”

  简洛书一脸纠结地抬起头,今天咋都和工作较上劲了呢!

  看着简洛书有些为难的样子,张盼男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毛遂自荐:“观主,我大学毕业后和我丈夫一起创业,从白手起家到上市公司副总,我有着非常丰富的管理经验和业务开拓能力,您再考虑一下吧。”

  杨志军也跟着补充:“观主,我老婆经商的眼光和手腕都十分厉害,她在我们省也是赫赫有名的女商人。”

  “商人啊!”简洛书眼睛一亮:“那你能告诉我为啥游客都不来我的道观参观吗?”

  张盼男往道观里看了一眼,不由地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观主不是我打击你,就咱家道观里的装饰,真是鬼看了都害怕啊!”

  第38章

  简洛书回头瞅了瞅:“这不挺好的,古色古香的很有意境。说起来这些灯笼还是我师父以前买的,囤了一仓库呢。”

  闹鬼的意境吗?

  张盼男终于知道自己为啥在明江生活了小半辈子,直到死了以后才知道如意观了。她同情地看着简洛书,十分委婉地问道:“你师父在的时候,来如意观的人多吗?”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瞬间把简洛书给劈醒了。师父活着的时候如意观比现在还萧条呢,她好歹店铺生意不错,而师父连店都不开,道观穷的都没钱修房顶了。

  看到简洛书的表情,张盼男语重心长地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得改革!”

  “你说的对!”简洛书郑重地点了点头:“等你假期结束后就来如意观上班了,以后如意观的运营就交给你了。工资是日常所用符纸管够,另外有基本工资和提成。”

  张盼男笑的灿烂如花:“只给符纸就行了,现金就不必了,只要同意我每天晚上回家住就行。”

  “那没问题,咱们观的符纸都有防止鬼魂阴气外泄的作用,即使你和家人长期生活在一起也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身体健康。”简洛书想了想提示道:“不过你最好回家的时候遮掩一下,免得让别人认出来。”

  张盼男头点的和小鸡琢米似的:“观主放心,我每天飘回家,等到家以后再贴符纸,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我了。以后咱道观的运营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我保准让咱道观红红火火的。”

  “那行,回头我和地府那边打个招呼,你就是我们如意观的员工了。”简洛书看着张盼男一脸开心的样子,心里由衷地感叹:“工作劲头这么足还不要工资,真是个好员工!”

  工作的事有着落了,张盼男心里无比的踏实,带着口罩凉帽,挽着杨志军的胳膊高高兴兴地逛夜市去了。

  简洛书回头目送一人一鬼离开,回头看了看自家的道观,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真的这么吓人吗?我觉得还行啊,等师弟回来我问问他的感觉。”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山里,秦思源拿着罗盘一脸肃穆地掐算着阵眼。以前他追杀厉鬼的时候曾经路过这里,从阵法残余的波动来看,这里肯定有一件法器。

  其实如意观世代观主用的古琴就是最好的法器,按照阴间的说法那是当初东岳大帝建如意观的时候赐下来的。不过法器太好也有它的弊端,那就是太难驾驭了。

  像如意观的古琴据说完全驾驭后不但能随着心意可大可小能随身携带,杀伤力也非常强。传说曾有祖师带着这把古琴一曲诛杀万名厉鬼。

  师父用这把古琴的时候虽然不能达到祖师的标准,也无法让古琴变小,但也曾扛着古琴和一个叛逃的鬼王决一死战。可师姐接触玄学的时间太短了,目前除了弹两声招招魂以外还发挥不了古琴的其他的作用。

  如意观观主看着是平衡阴阳两界关系的,但也要面对很多凶险的场景,在师姐能驾驭古琴之前,他必须给她找一件顺手的法器才能放心。

  摸了摸口袋里没有信号的手机,秦思源深吸了一口气,他被困到阵眼里已经足足有三天之久了,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必须用最快的时间破开阵眼,要不师姐该着急了。

  想到这秦思源收敛心神快速的掐算推衍起来,一个小时后他站在一颗古树之前,手往口袋里一拍,祭出一把铜钱剑来,朝古树劈去。

  铜钱剑带着雷光火花劈向古树,一声巨响后古树被炸成了碎片,随着古树的消失周围的环境迅速发生了变化,之前看到的汩汩泉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起来至少有千年历史的石匣子。

  秦思源小心翼翼地用铜钱剑将石匣子撬开一条缝,里面散出莹润的光芒,等片刻后光芒消散后秦思源才掀开盖子,发现里面放着一柄玉如意。

  秦思源轻轻地松了口气,这柄莹润的玉如意配师姐正好,师姐用它一定好看。

  ——

  简洛书虽然说让张盼男休完假再上班,但张盼男活着的时候就是女强人工作狂,死的这几个月在地府天天看电影逛街已经闲的要长草了。

  现在张盼男虽然十分珍惜和家人团聚的时光,但杨志军和杨敬武白天要去公司上班,女儿静洁要复习功课,张盼男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把先着手策划道观的发展改革。

  在张盼男看来,如意观的地理位置很好,就在明江最热闹的古街上,人流量绝对没问题。只是由于如意观供奉的神位都与地府有关,所以一直没什么本地游客。

  越没游客道观就越荒凉,这让路过这里的人也没什么兴趣进来了。而晚上的道观就更让人无语了,黑咕隆咚的大殿你挂一红一白两个灯笼,谁看一眼不慎的慌啊。

  如意观是阴阳两界的交叉点,它供奉的是阴间的鬼神这一点不能更改。既然如此的话索性就把这一点突出到极致,打造成阴间主题道观。

  张盼男做好策划书就来找简洛书,和她说自己的想法:“首先我们得自己让道观热闹起来,不能让道观看着冷清,起码咱得整点道士吧?”

  简洛书有些发愁:“说起来道观叫的我都有点心虚,我和我师弟虽然修的是道家的功法,但我俩没一个是道士。现在外面的道士也都鱼龙混杂的,有证的不少,但是都有真本事就不好说了,也不知道请真有本事的道士一个月得给多少钱工资?”

  简洛书重重地叹了口气,没经验又没钱,简直太难了。

  张盼男朝简洛书挤了挤眼:“谁说非要活的道士了,活的道士不好请,下面不是有一堆死的吗?”

  简洛书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你也真敢想!我怕给每个月给他们买化妆品的钱不比活人的工资少。”

  简洛书想起自己道观里那几个鬼用的化妆品,觉得十分心酸,一群鬼用的化妆品都比她的好。而且这才几天功夫啊,马大夫说起美妆博主来都已经头头是道了,化妆的水平也跟着蹭蹭上涨,现在已经把她遥遥甩在身后了。

  化妆品比不上鬼用的就算了,化的还不如男鬼好,她实在是太给女生丢脸了。

  张盼男虽然不知道道观里的行情,但是她生前是上市公司的副总,用的化妆品都不便宜,一瓶粉底液七八百乃至上千的都有,而像他们这种鬼要抹的像人可不是光一瓶粉底液就能做到的,那得好多瓶粉底液啊,除此之外其他的化妆品也用的不少。

  不过这一点张盼男也考虑到了:“我们要打造以鬼为主题的道观,所以道观里的鬼就让他们以本来面貌示人就可以,就让游客们误以为这些是人扮的,反而增加了新鲜度和刺激感。”

  简洛书呆滞了:“还能这么操作吗?”

  张盼男继续说道:“我们选的道士必须要最优秀的,这样以后可以办法会接法事,当然外出做法事时还是要化化妆的,所以我们可以再找一个生前做化妆师的鬼。此外光有道士还不行,我们还要搞一系列的主题活动。观主你想,阴间什么样的鬼没有啊,可有不少鬼活着的时候是行业里的翘楚,我们必须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用最少的钱请本事最高的鬼。”

  简洛书听的有些心动了:“昨天黑白无常还和我说要解决鬼魂就业问题呢,没想到今天我就能给他解决一批。谢必安说了,地府派遣的鬼用纸钱和香烛作为工资就可以,除此之外提供一些他们需要的符纸,四舍五入这基本上没什么成本啊。”

  张盼男松了口气:“那观主觉得我的计划可以试试?”

  简洛书点了点头:“反正不费什么成本,必须试试,你先看看我们道观需要哪些方面的人才,我列个清单找黑白无常要鬼去。不过,你的主题活动基本上针对的是年轻人,我们道观目标要面向所有年龄阶段,我觉得好的医生也要几个,定期开展义诊活动,吸引更多的老年人走进我们如意观。”

  一人一鬼一拍即合,张盼男去列需要的鬼才清单,而简洛书拿了些钱给林寞,让他去黄纸店采购一批用品,把槐树里的房间都布置好,道观里要大规模引进鬼才了!

  像床、柜子、电视、冰箱这些要是真的就贵了,但是纸做的价格无比便宜,更别提林寞是大批量购买,买完了也不用运走直接找个空地方烧了就行,连运费都不用,真的是无比的省钱。不到一天时间,林寞就把树洞里的房间都收拾了出来,随时欢迎新同事入住。

  简洛书和张盼男确定好招聘名单后,就将黑白无常叫了出来,将需要的人员名单递了过去:“道士十五名、医生十名、厨师五名、化妆师两名、宣传一名、主题活动策划两名、直播两名,演职人员二十名。”

  范无咎拿着名单有些纳闷:“这是哪里招聘啊?”

  “我这里啊!”简洛书的手搭在了张盼男的肩膀上:“我们张总的主意,要打造全新阴间主题道观,吸引更多的游客到如意观烧香。对了,张盼男我也留下来了,回头给你补一份派遣合同。”

  范无咎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是好事啊,说实话自打除四旧以后阴间的香火是越来越少了,甭说别人了就连我们阎王爷收到的信仰都寥寥无几了。观主放心,如意观的员工我们一定选出最好的。”

  谢必安好奇把头伸了过来,指着名单问道:“这里头的演职人员是干什么的?”

  简洛书:“就是扮成阴间的阎王、判官、孟婆,还有你们黑白无常之类的,营造阴间氛围啊。”

  谢必安乐了:“这个好,这个我们可以有空上来兼职啊!”

  范无咎指了指名单:“为啥还要厨师啊?”

  简洛书:“我听林寞说像鬼魂是靠吃香烛果腹提升精神的,但他们在用了我的符纸以后说吃饭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我想咱华国人最爱的就是美食,既然吃饭能达到一样的效果实在没必要逮着香烛啃,所以我想请几名厨师上来,给道观里的员工准备一日三餐。至于香烛我也给他们备着,喜欢吃香烛的可以无限取用。”

  谢必安闻言羡慕坏了:“我都几百年没吃过饭了,地府里有不少名厨呢,也不知道他们做的饭菜是啥味?”

  简洛书笑了:“我在道观后面新建了厨房和餐厅,等餐厅建好厨师到位后请你们上来尝尝。”

  谢必安笑的嘴都合不上了:“一言为定。”

  ——

  打造主题道观是为阴间谋利益,别说黑白无常了,就连判官都无比热心,不到半天时间就筛选出了一批合格的鬼送了上来。

  简洛书看着面前几十个鬼眼花缭乱,不过前面十几个道士道士挺一目了然的,因为他们都梳着发髻穿着道士服。

  谢必安介绍道:“这边十个是正一派的高道,后面这八位是全真教的大德,他们画符、丹道、步罡踏斗的斋醮科仪都十分高超。虽然观主只要十五名,但我们和判官仔细斟酌觉得这十八位道长生前在道教都是赫赫有名的佼佼者,去掉哪一个都可惜,而且他们也都愿意到如意观修行,所以我们全都带上来了。”

  简洛书虽然不是道士,但是修习的也是道家的功法,和这些道长们互相施礼彼此自我介绍了一番。张盼男站在不起眼的地方拿着手机随便搜索了几个,发现这些人都是十分知名的道士,一半以上都在国人耳熟能详的道观中担任过方丈。

  谢必安将道长们请到了一边,范无咎将十名医生带了过来:“我们把在地府里最好的五名老中医给您请来了,这几位活着的时候可都是国宝一样的存在啊!这五名西医也十分了得,在其专业领域都是知名的专家,活着的时候都是一号难求。”

  连道士和化妆师都是大牛了,那剩下的人更不必说,那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弄的简洛书都有些受宠若惊了,没想到地府居然给自己派了这么多牛人过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