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22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节

  “很像!”马振华拿出手机,从相册里面找到一张老旧的彩色照片:“就像是从照片里走出来了一样。”

  马振华看到照片后怔住了,他出事前的三天正好是儿子的生日,一家三口去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说让一个星期以后来取,可没等到取照片的日子他就出事了。

  隔了二十七年,他才看到这张照片。

  马振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既然这么有缘分,不如加个微信吧,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马雨辰掏出手机扫了马振华的二维码:“还真是缘分,必须得加好友!对了老弟,你叫啥名啊?我给你备注下!”

  马振华:“…………大哥,我叫马振华。”

  马雨辰:“……………老弟,我还是觉得你像我爸!”

  第29章

  气氛有些迷之尴尬,马雨辰却丝毫不觉得有啥问题,眼睛一个劲的在马振华的脸上打转:“老弟,你哪儿人啊,多大了啊?”

  马振华表情微妙的看着儿子,这小子从小就话痨,没想到长大了还是这么嘴碎啊。不过也幸好儿子是这个性格,要不然他还不知道怎么接近他。

  马振华紧张的哆嗦的手不知不觉中慢慢松开了,笑着和儿子搭话:“我是明江人,30岁。”

  “30啊!”马雨辰明显有些失望:“我爸才死二十七年,那你可能不是我爸的转世。”

  马雨辰的妻子张妍忍不住伸手狠狠地掐了他胳膊一下,有些尴尬的和马振华道歉:“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对象说话有些不着调。”

  马雨辰捂着被掐的地方一脸委屈,小声的和妻子抗议:“怎么了就掐我?”

  张妍恨不得把白眼直接翻他脸上,压低声音在他耳边是说道:“很多人都很忌讳把自己和去世的人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的,更别提你一口一句长的像你爸。也就是这个老弟脾气好,要换个人可能就翻脸了。”

  自打做鬼以后就格外耳聪目明的马振华:“…………”

  这两口子一个毛病,喜欢管人叫老弟。

  马雨辰被媳妇教导了一番,转过头有些心虚的道歉:“老弟对不起啊,主要是你和我爸名气长相都太像了,我有点激动。”

  马振华笑呵呵地看着他:“没事,我看你也觉得像我亲儿子。”

  马雨辰摸了摸鼻子,总感觉自己像是被占便宜了,不过被占了便宜还觉得美滋滋的是怎么回事?

  看着马振华的侧脸,马雨辰又凑了过来:“老弟,我也是明江的,咱俩老乡。你是自己来玩的?要不咱一会一起逛,晚上我请客吃饭。”

  马振华笑了:“好啊,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马雨辰兴奋的小拳头都握了起来:“那等晚上哥陪你好好喝一杯啊!”

  马振华:“呵呵…………”

  游客陆陆续续的都坐好了,海豚表演也正式开始了。几条海豚在水里或是集体跳跃或是轮流顶球,看着观众们不时的发出惊呼。

  坐在马雨辰旁边的小赫赫才三岁,小小的人儿站在妈妈前面,笑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兴奋的一个劲儿拍巴掌。马振华的视线落在了小小的人儿身上,嘴角的弧度越咧越大:“这小子,和他爹小时候一个德行。”

  逛海洋馆、蹲在沙滩玩沙子、翻开石头找小螃蟹、在木桥上吹海风,马振华年轻的时候从来没带儿子出来玩过,而这一天像是都弥补了一样,马雨辰觉得自己比儿子玩的还要开心。

  夜幕降临了,马雨辰手搭在马振华的肩膀上:“老弟,谢谢你,你给我圆了一个好多年的一个梦。”

  马振华极力控制住想哭的情绪,将手也搭在了马雨辰的肩膀上:“不是说请我喝酒吗?别耍赖啊!”

  马雨辰笑了:“喝酒必须得去大排档。”

  马雨辰住的酒店有专属的海滩,张妍打包了饭菜带儿子回房间去吃,马振华和马雨辰两个则坐在沙滩上,一人面前摆了一扎啤酒,桌子上摆着满满的海鲜和肉串。

  马雨辰觉得和马振华简直是太投缘了,两杯啤酒下肚话就更多了:“老弟,你长的真像我爸,不瞒你说我今天和你玩的时候好几次都恨不得管你叫爸爸。”

  马振华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冲着马雨辰笑:“现在叫也不晚,你叫我就答应。”

  “那我可就真叫了,你就当是圆我一个心愿。”马雨辰拿着酒杯和马振华碰了一下,有些拘谨地叫了一声:“爸。”

  马振华心里一颤,眼眶有些微红,从盘子里夹了一块排骨放到马雨辰的盘子里:“来,儿子,吃这个,你爱吃的。”

  马雨辰哽咽着点了点头,夹着排骨一边吃一边叹气:“我爸没的时候我才五岁,他们都觉得我小不记事,其实我都记着呢。我爸对我可好了,只要一休息就带我去公园看猴子,发工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买排骨吃。小时候我皮上窜下跳的,新买的裤子刮个大口子,我怕我妈揍我吓的哇哇哭,我爸偷偷摸摸的带我去商店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替我换上,结果正好被我妈堵了个正着,回家以后我俩一起对着墙罚站……”

  “我爸走了我家像是天塌了一样,爷爷奶奶一夜之间白了头,我妈一个月暴瘦了十斤。在我六岁那边,爷爷和我妈说你不能这么守着,你还年轻你得去寻找你的幸福。你愿意带着孩子就让孩子跟着你,你要是没空我们帮你带。看到我妈没什么动作,我爷爷奶奶俩人就出去打听,后来听说我叔人品相貌工作都挺好,人又有责任感,就亲自给我妈做媒。我妈再婚那天,我爷爷奶奶哭成了泪人,我问他们是不是心里难受,他们说是替我妈高兴。

  马振华抹了下眼泪,笑着点了点头:“你爷爷奶奶做得对,不能耽误你妈一辈子。你那个叔叔对你妈和你好吗?”

  “挺好的。”马雨辰喝了口酒说道:“他妻子是难产死的,和我妈一样一直有些走不出来。两人在一起以后互相慰藉,对生活也都有了新的盼头,后来我妈给我生了个妹妹,刚大学毕业。

  “我妈出嫁的时候我爷爷让我妈把我爸的赔偿金带走,我妈不肯,说留给我爷爷奶奶当养老钱,还把我们家的房子过户给爷爷了。爷爷和奶奶搬到了我家,他说这个家什么时候都不能变样,要不然我爸回来了该不认识了。”

  “我爸的死亡赔偿金差不多十万块钱,我爷说既然我妈不要就给我留着。”马雨辰说到这里忽然含泪笑了一下:“幸好我爷有眼光用这钱买了三套房子,当时别人都说买的位置太偏僻肯定买赔了,谁知前些年正好政府搬过去了,打造明江新区,我那三套两居室的房子直接卖了三百多万。我给爷爷奶奶存了一百万,以后他们看病用钱我心里有底;我也给我妈存了一百万,这样她生活的能更轻松一些。剩下的一百来万我买了婚房,还贷了些款,不过也挺好的,年轻人总得有点压力才知道上进呢。”

  马振华伸手揉了揉马雨辰的脑袋:“好小子,有担当。”

  马雨辰絮絮叨叨的端着酒杯说,马振华就默默地在旁边听,时不时的给马雨辰夹一筷子菜,免得他空腹喝酒胃难受。马雨辰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丝毫没有察觉马振华给他夹的菜都是他自己爱吃的。

  渐渐的,马雨辰喝的眼睛有些迷离,一看就是喝醉了。马振华看着他要打瞌睡的样子,拍了拍马雨辰的脸:“儿子,醒醒。”

  马雨辰努力睁大眼睛,一脸茫然的样子:“爸,啥事啊?”

  马振华指了指一桌子的菜:“乖儿子,把单买了,你爸没钱。”

  马雨辰哈哈大笑着叫来服务员:“爸你放心,我签单,回头和房费一起结了。”

  马振华扶着马雨辰走到酒店后门,他松开马雨辰的胳膊拍了拍他的背:“辰辰,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马雨辰扶着栏杆觉得眼前一片眩晕,即便是这样他还不忘拽着马振华的胳膊:“那你上哪儿啊?要不你也住着得了,回头咱一起回明江。”

  “我得回去了。”马振华看着马雨辰,笑的很欣慰:“看到你长大了,这么有担当,这么有责任,爸爸很放心,谢谢你替我照顾爷爷奶奶。”

  马雨辰被酒精麻醉的神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哪里不对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只带呆愣愣的看着马振华。

  “行了,快上去吧。”马振华将胳膊从马雨辰的手里轻轻挣脱开打,拉开了酒店的后门:“我还得回去看看你爷爷奶奶呢。”

  马雨辰稀里糊涂走了进去,没走两步忽然反应了过来,转头就往出跑。当他拉开酒店后门刚迈出去一只脚,就看到前面那个眼熟的背影直接消失在了空气里。

  马雨辰感觉身上的酒瞬间变成冷汗出来了,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的走了出来,伸手在马振华站过的地方摸了摸,除了抓了一把空气以外什么都没有。

  马雨辰原地站了一分钟掉头就往回跑,拿着房卡冲上电梯回到房间,伸手把熟睡的张妍推醒:“媳妇啊,我和你说件事你别害怕啊。”

  张妍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你和马老弟喝完酒了?”

  “啥老弟啊。”马雨辰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那可能真是我爸。”

  张妍撑着胳膊坐起来摸了摸马雨辰的头:“几个菜啊喝成这样?你多吃点花生米也不至于成这个德行啊。”

  马雨辰抓住了妻子的手一脸纠结:“我没骗你,他刚才送我回来的时候和我说了一段很奇怪的话,我进来以后觉得不对又出去想问问他,结果我亲眼看着他在我面前消失了。”

  张妍:“咋消失的?”

  马雨辰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就是腿先没的,然后上半身最后头都消失了。”

  张妍一脸震惊:“这是掉下水道里了吧!”

  “啥下水道啊,我过去看了,那里连个井盖都没有。”马雨辰摸着发懵的脑袋越想越精神:“我爸还和我说要去看我爷爷奶奶,你说不会俩老人出啥事了吧?”

  张妍虽然觉得是马雨辰是酒后眼花了,不过两位老人确实年纪大了,她心里也有些担心:“我就这把车票改签,明天一早回去。”

  ——

  马雨辰虽然晚上喝酒到半夜,但是一大早就醒了,急匆匆地上了回明江的火车。路上,马雨辰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说在火车上,一会就到迎春小区去看他们。

  马老头见孙子回来了,知道老伴住院的事瞒不住了,一五一十的和马雨辰说了。马雨辰听了脸都白了,挂了电话直嘀咕:“我就知道家里出事了,我爸不会是回来带我奶走的吧。”

  虽然这事有些凑巧,但是张妍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一个死了近三十年的人怎么可能活生生的回来,肯定是马雨辰回大了,分不清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

  明江离琴岛并不算远,复兴号两个多小时就到明江了。马雨辰让张妍带着孩子打车先回家,他则直奔医院。

  马老头在医院已经守了两天了,这对一个将近八十来岁的老头来说确实十分疲惫了,要不是儿子回来的消息好消息支撑着他,估计马老头也要住院了。

  马雨辰急匆匆赶到医院,一进病房就看到奶奶躺在靠窗的病床上打着吊针,爷爷躺在另一张床上打着瞌睡。

  听到开门的声音,老两口都睁开了眼睛,马老头看着马雨辰脸上明显的疲惫之色,有些心疼地问道:“不是去琴岛玩了嘛,这么急着赶回来干吗?”

  马雨辰坐在两张床中间的椅子上,有些纠结地皱着眉头说道:“昨天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我心里不放心就想着先回来看看你们。”

  提起奇怪的事,马老头的表情有些微妙:“孙子啊,我也和你说件事,你爸可能回来了,你奶都看见他了。”

  马雨辰听到这句话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我爸昨晚后半夜真来了?”

  “什么后半夜,是前天晚上,要不是你爸打的120,你奶奶可能就不好了。”马老头把老太太住院的经过说了一遍,还掏出了手机,把这两天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录音点开:“你听听,就是你爸的声音,是你爸打的120。”

  听着耳熟的声音,马雨辰一拍大腿:“我就说嘛,他就是我爸!我爸真是的,管我叫什么大哥呢!也不知道我爸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觉得他可穷了,身上那是一毛钱都没有啊,吃饭全靠我买单,不过他的手机好像是最新款的。”

  马老头激动坏了:“你有你爸电话啊,你问问他在哪儿呢?”

  马雨辰赶紧从发了个微信给马振华:“爸,你在哪儿呢?”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的马振华特别老实的交代了:“你醒酒了吗?我回单位了。”

  马雨辰都懵了,难道是自己猜错了,难道鬼还会上班?他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在哪儿上班啊?”

  马振华:“在如意观啊!”

  马雨辰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咱明江有一个叫如意观的道观吗?”

  马老太从口袋里摸出张如意符来:“有啊!你爸留下的符纸上面就有如意观的印章。”

  马老头激动的赶紧坐了起来:“辰辰你现在就去找找这个如意观,另外你问问你爸需要点啥,给他烧了。我看他还穿三十年前的衣服呢?”

  马雨辰立马又发了一条微信过去:“爸,我准备给你烧几套衣服,你看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手机那头的马振华一脸懵逼,自己明明掩饰的挺好的,到底是什么时候暴露的呢?

  不过既然儿子猜到了真相看起来也不害怕,自己好像也不用那么紧张。

  马振华摸了摸脸上快掉光了的粉,特别实诚的把林寞给他的粉底清单转发过去;“能给我烧点粉底吗”

  马雨辰:“???”

  ——

  马振华陪了老人也去琴岛和儿孙一起呆了一天,心满意足地回来上班了。孙墨墨看了两天的店,林寞则在天上飘了一天才回来,两个鬼都槐树里补阴气去了,新员工爱岗敬业的马振华正式上岗。

  简洛书从后门进了铺子,马振华赶紧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一脸激动的直搓手:“老板,咱们员工福利可真好。”

  “你这出去跑了两天看着也不精神啊。”简洛书拿了一摞符纸和一包香烛递给他:“你先休息一天,晚上来上班,今天白天我看店。”

  把马振华打发走了,简洛书躺在打瞌睡。最近一段时间她除了接到的业务以外,简洛书几乎把所有重心都放在学习上面,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

  今天一早简洛书就觉得提不起精神来,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所以才决定到前面店来。躺在躺椅上听着外面嘈杂的人声,反而入睡的快些。

  果然简洛书摇了没几下就把自己摇着了,这时有五个女生好奇地推门往里看了一眼:“这个店的名字好怪啊,也不知道是卖什么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