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_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福书网 > 破破的道观今天也没有关门 > 第16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节

  “咦,你还没走啊!”王大妈回头看了闺女一眼,匆匆忙忙的丢下一句话:“锅里有饭,你自己吃吧!”

  “不是……”王晓菊刚想再问两句,就看着亲妈头也不回的走了,那激动的样子就和要去挖金山似的。

  王晓菊一头雾水的回到了厨房,往电饭锅里一看,就剩下不到半碗饭,炒菜的锅里只有一点红烧鱼的汤汁,而她买的烤鸭,连个鸭屁股都没她留下……

  可真是亲妈啊!

  ——

  王大妈两手拎着满满的东西直奔如意观的菜园,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凉棚下的桌子,王大妈把锅里的排骨盛出来,转头叫了一声:“老头子,吃饭了!”

  王大爷身上有简洛书专门为自己道观员工画的符纸,贴了符纸的鬼不但可以出现在世人面前,也能碰触物品,最重要的事他们可以正常吃饭。对于很多鬼来说,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虽然香烛能补充他们的阴气,可有好吃的食物谁爱啃那没滋没味的玩意啊,再说老板每天都会额外给他们一张补充阴气的符纸,效果比香烛好多了。

  王大爷卷了一个鸭饼,吃一口香喷喷的红烧鱼,再抿一口小酒,冲着王大妈再一次感叹:

  “老婆子,你给我找的工作真的太好了!”

  王大妈至今有点做梦的感觉:“……其实我那天只能进来歇歇脚而已。”

  老两口像以前一样挨着吃饭,王大爷除了脸色过于青白且不会出汗以外,看着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甚至因为是鬼魂的缘故,原先身上的病都没有了,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样有力气。

  吃过饭,王大妈收拾了碗筷就躺在凉棚下的躺椅上打盹,这里凉风徐徐,反而比家里呆着舒坦。下午的日头足,王大爷纵使贴着阴符也不舒坦,他就坐在王大妈的旁边,和她絮叨起以前的事来。王大妈闭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老头子说着话,觉得彷徨了几个月的心再一次踏实起来。

  王大妈天天往道观跑的欢,可家里的儿女都觉得有些不对,一次两次可能偶尔有事,可连着十天半个月都不着家肯定有情况。为此王晓菊还特意问过邻居,有早上起来早出来晨练的告诉她,王大妈每天准时出门,买了早饭就奔古街去,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来,通常都拎一个超市的袋子,鸡鸭鱼肉每天都不断。

  至于王大妈去哪儿了呢,邻居们都摇了摇头,只说看见进古街了,到底去什么地方他们还真不知道。对于本地的大爷大妈来说,古街那种游客多东西又贵的地方,他们还真不爱去。

  看着王大妈越来越容光焕发的连,王晓菊兄妹三人都有些犯嘀咕,难道老妈又找到第二春了?

  其实他们也不是不想她找,可这速度也有点太快了吧,让他们心里多少都有些难受。

  看着两个哥哥一脸纠结的样子,王晓菊一拍桌子:“咱也不能瞎猜,得亲眼见了才知道。”

  早上六点,王晓菊和两个哥哥王青松、王青竹准时的躲在小区门口。大约过了五分钟就看到王大妈拎着个暖瓶脚步匆匆的走了出来。向以往几十年的习惯一样,她先到小区旁边的早餐一条街,这里烧饼油条包子样样俱全。

  王大妈到油条店买了两斤油条,打了一暖瓶豆浆,又到隔壁的买了咸菜、卤蛋和豆腐页。看到这一幕,王晓菊不由的眼圈发红,这些都是她父亲最爱吃的,要不是父亲不在了,她肯定以为母亲是给父亲买的早餐。

  买完了早饭,两手拎的满满当当的王大妈也不觉得累,大步流星的朝古街走去。古街作为明城热门的旅游景点,通常白天和晚上的人很多,但是大早上还真看不着几个人影。

  三兄妹怕暴露了自己,不敢跟的太近,躲躲藏藏的终于看到王大妈进了一个道观。三兄妹从附近的小胡同走出来,看着有些古朴的如意观三个大字都有些惊疑……

  “难道咱妈和道士好上了?”

  ——

  自打从下面把王大爷请了上来,简洛书真心觉得太划算了。老爷子不但把园子收拾的井井有条,每天晚上还把道观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给简洛书减少了不少的工作量。

  王大妈现在每天白天都过来陪王大爷,简洛书也理解她的心情,要是让她遇到师父的魂魄,她肯定也天天跟着舒服,起码心里踏实。

  王大爷在如意观做这么多的活,简洛书也投桃报李,不但每天给王大爷的符纸多了一倍,还把后园子边上的两间屋子倒出来给王大妈用,一间可以午睡歇脚,另一间当厨房餐厅,东西都给置办齐全,就像老两口的小家似的。

  如意观前院门开着,三兄妹探头探脑的伸头看了看,只见院子里空旷旷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三兄妹一边往里走一边好奇的在各个大殿参观,一进门的大殿供奉的是东岳大帝,后面的大殿供奉的是酆都北阴大帝,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侧殿,摆的是五方鬼帝和十殿阎罗,在往后就是一些阴间耳熟能详的鬼神了。

  王晓菊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心里有些打怵:“咱妈怎么会到这么古怪的道观来呢?”

  绕过一层又一层的大殿,三人终于看到了一个半开着的小门。推开小门进去是一排房子,旁边还有一个挺大的菜园子,里面瓜果蔬菜硕果累累,看起来十分养眼。

  王青松正想进院子看看老太太在不在,忽然听到园子旁边的一个屋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尝尝这个卤蛋是不是那个味,老李头上个月摔着腿了,现在是他大小子看店,我总觉得他做的不那么入味。”

  兄妹三人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脸上都闪过惊疑不定的神情:老太太在和谁说话。

  就在他们还在迟疑的时候,屋里面响起了一个老头的声音:“还行,豆腐页卤的挺好吃,估计和把子肉一起出锅的,肉香味很浓。”

  王晓菊的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她紧紧的抓着王青松的胳膊,嘴唇有些发抖:“哥,咱妈找老头了。”

  王青松一脸纠结的皱起了眉头:“可我听这老头的声音咋这么耳熟呢?有点像咱爸的动静。”

  “咱妈不会听声思情被道士给骗了吧?”王青竹一撸袖子:“管他是什么声音呢,咱先进去看看。”

  王青松和王晓菊下意识就要叫住他,这样贸然闯进去多不给老太太面子。可王青竹就是那种毛躁性子,王青松一个没拉住他就蹿了上去,哐当一声推开了门。

  正在吃饭的王老头转过头去,正好和王青竹看了个正脸。

  王青竹腿一软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额的娘啊,我爹这是诈尸了?!!

  第23章

  空气突然间静默了,外面的兄妹三人呆愣愣的看着坐在屋里吃饭的老头,表情宛如被雷劈了一样。屋里吃饭的王大爷也有些手足无措,他虽然可以像人一样吃饭干活,可这仅限于在如意观里,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要见自己的子女。

  毕竟他已经死了。

  看着站在门口三个儿女,王老头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下意识把贴在身上的符纸给撕了下来。

  于是王老头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王大妈:“…………”

  王青松:“…………”

  王晓菊:“…………”

  王青竹抱着门框一脸呆滞的回过头,声音明显有些发飘:“大哥,你看见咱爸了吗?”

  “啊……”王青松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老头啃了一半的油条:“好像是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王大妈掐着腰气呼呼的走了出来,一伸手把抱着门框的王青竹推了下去:“你爸死了三个月了你上哪儿看见他去?我看你是见鬼了?!!”

  “见鬼了?”王青竹发懵的回过头,求助的看着自己的兄妹:“咱妈说我见鬼了。”

  王青松揉了揉眼睛使劲眨了眨眼睛,屋里除了王大妈确实没有旁人,可是……

  “我刚才明明听见我爸说话了。”王青松指了指王大妈对面位置上吃了一半的豆腐页:“刚才我爸就坐这来着。”

  王青竹听到这话激动的都要哭了,拉着王青松的胳膊就不撒手:“哥,你们确实也看到了对不对?不是我眼花。”

  “不是眼花,我也看到了。”王晓菊走了进来,眼眶有些发红:“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妈这几天带出去的饭菜都是爸最爱吃的,自打爸没了以后妈很久没做那几道菜了,可这半个月变着花样的做。”

  王大妈感觉到身边微微颤抖的冷气,有些生气的瞪了三个儿女一眼:“谁让你们跟着我的?谁让你们不敲门就进来的?”

  王青竹委屈巴巴地看了王大妈一眼:“我们还以为你和道士好上了呢。”

  王大妈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朝着王青竹就翻了一个白眼:“我倒是想,可惜这个道观就一个男的,还是个长的很漂亮的小伙子,你还真把你妈当七仙女了。”

  王晓菊伸手默默的掐了王青竹一把,满脸堆笑着替她傻缺的二哥说好话:“他就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妈,要是我爸没走你让他出来见见我们呗,我们保证出去不乱说。”

  王大妈看了他们三人一眼,有些不信任的问道:“真不乱说?”

  王晓菊笑了:“妈,你想想,就算是我们说了谁信啊?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兄弟三人得癔症了呢。我们是真的想我爸了,你就让我们见见他。”

  王大妈犹豫了一下,转过头朝空气问了一句:“老头子,要不你出来见见?”

  片刻后,王大爷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看了三个儿女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真烦人,闹的早饭都没吃消停。”

  “就是,都整凉了。”王大妈随手把王老头碗里的豆浆倒了,又从暖壶里给他倒了碗热的,笑容满面的递了过去:“老头子,你趁热沾油条吃。”

  王青竹三个兄妹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大口吃豆浆油条的王老头,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说啥。是问问老爷子在下面呆的好不好还是问他为啥回来啊?这种事真的是没经验啊!

  就在三兄妹还没琢磨明白的时候,王老头吃饱饭了,他放下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女儿;“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啊,我一会还得去种地呢。”

  王晓菊试探着走了进来,坐在王老头旁边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将手掌放在了王老头的手背上,冰冰凉凉的,感受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王晓菊的眼圈登时就红了:“爸,你真的死了?”

  “这不废话嘛!”王老头一翻白眼,模样看起来更吓人了:“你们三个不是亲眼看见我被推火化炉里的吗?当时还给我整了个单人炉,带可视玻璃的,你说你们三个看着就不害怕?”

  王青松尴尬的挠了挠头:“当时我们三哭的可傻子似的,压根就没听清楚怎么回事,直接就选了个最贵的。”

  王晓菊紧紧的握着王老头的手背,声音有些发颤:“那您现在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什么不放心的事。”

  “我倒没有不放心的事,就是地府现在鬼太多,投胎得排队好几年,这不你妈就给我找了工作。”王老头指了指旁边的菜园:“我白天帮这个道观种菜,晚上有空就收拾收拾大殿,道观还给我安排了宿舍,就在寮房里的槐树里头,特别大的一单间,设施可齐全了。”

  王晓菊一听就哭了:“爸,你回家去住呗,不要住树里头了。”

  “你懂啥,槐树属阴,我住槐树里是对我的一种保护。再说了人鬼殊途,这如意观里有特殊的阵法,只有在道观里我身上的阴气才不会对人造成影响,要是回家你妈是要生病的。”王老头拎起门口的锄头,笑的很幸福:“人不要不知足,要不是你妈特别有能耐的帮我找了在如意观的这个活,我就得在又黑又暗的地府呆七八年才能去投胎。前天晚上我回地府去拿我的家当,你们不知道有多少鬼羡慕我呢。”

  王大妈把桌子上剩的早饭收拾好,洗了手开始撵人:“行了,你们记得把嘴巴闭严实了,爱干啥干啥去,没事少来这里。以后白天别回家陪我吃饭了,我得在这陪你爸吃,没工夫搭理你们。”

  王青松三兄妹目目相觑,眼睁睁的看着王老头大步流星的进了菜园子。王大妈抱着毛线盒子坐到了凉棚下,一边打毛衣一边和王老头聊天,那其乐融融的氛围他们压根就插不进去话。

  兄妹三人看着这和谐的一幕还是觉得有些梦幻,这鬼居然还能到阳间打工,大学时候学的马哲明明不是这么讲的啊!

  ——

  魂不守舍的从如意观出来,兄妹三人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如意观的旁边还有一家店,上面写着如意铺。

  王青松:“我看店门开着,咱要不进去看看?”

  王晓菊现在对这个神神秘秘的如意观特别好奇,忍不住点了点头,率先朝如意铺走了过去。

  如意铺是24小时营业,林寞和孙墨墨两鬼倒班,不过简洛书从招聘王大爷这找到了灵感,决定再从阴间招几个员工,这样林寞能稍微轻松一些,而不是像现在似的连约会时间都没有。

  要知道有独立大坟的章筱楠已经约了林寞两次了,但是林寞一直上班没空去章筱楠的坟里玩。

  林寞坐在柜台里和章筱楠发信息,看到王青松三人进来也没吭声。鉴于如意铺的商品都比较奇葩,林寞和孙墨墨压根就不介绍,懂的人自然会买,不懂的人你就是介绍的天花乱坠也以为你是神经病。

  兄妹三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可以和亡者见面的广告牌。要是在进道观之前看到,他们肯定以为是商家搞的噱头,现在他们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广告的真实性。

  毕竟死了三个月的王老头都他们道观叫出来种地了,叫个亡魂啥的好像还真没有啥难得。

  走到柜台前,看到的则是五花八门的符箓,最便宜的一张护身符也要一千块钱,要是有提升运势功能的就两千了。

  王青松撸起了袖子,指着转运护身符说道:“服务员,替我拿三个转运护身符。”

  林寞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柜台上摆着的付款码,等他付了钱才把转运护身符拿到柜台上。

  如意观的符纸都装在隔离袋里,一个是保护符箓的灵气不外散,再一个避免伤到林寞他们,毕竟鬼最怕的就是符箓。

  王青松给自己和老婆孩子买了转运符,王青竹和王晓菊也付款买了自己相中的。三兄妹加起来差不多花了一万来块钱。

  林寞没想到一大早就小赚了一笔,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看你们眼生,是谁介绍你们来的?”

  王青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又想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爸在观里的园子种菜。”

  林寞露出灿烂的笑容:“原来你们是王大爷家的儿女啊,你们早说啊,员工亲属买东西可以打九折。”

  王青竹见林寞态度热情也不由的松了口气,想起老妈说道观只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长的还挺好看,顿时笑着问道:“你就是如意观的道士吧?”

  “不是,我也是如意观的员工。”林寞特别实诚的说道:“在槐树里面,我和你爸住对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ushu.cc。福书网手机版:https://m.fush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